医师网-《医师报》官网

毛颖:用医术改变人生

时间:2016-01-28 13:23来源:医师报 作者:裘佳
大脑是人体最重要的器官,也拥有最精细复杂的结构。在20世纪,对脑部疾病进行神经外科治疗,一度认为等于下死亡通牒,死亡率达50%以上。近些年,随着科学和医学技术的发展,神经外科手术死亡率已显著降低。如今,如何使患者获得功能恢复、提高患者生活质量,成为神经外科医生的共同目标。 而对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副院长、神经外科副主任毛颖教授来说,正是神经外科的这些挑战,深深地吸引着他。他在脑部功能定位、昏迷患者苏醒预测因素研究、神经干细胞对大脑功能修复等方面深入研究创新,以治愈更多患者作为一生的追求。 神经外科极具挑战 毛颖认为,神经外科手术的死亡率已降至非常低的水平,医生的关注点将不仅是患者术后能否存活,而是更多地追求患者术后功能恢复和保留,不给患者增加太多并发症。 母亲是一名外科医生,父亲长期在外工作,幼年时期的毛颖跟随母亲进出医院“上班”,医院俨然成为了他的第二个家。1986年,成绩优异的他放弃了保送其他专业的机会,毅然选择了医学。“我清楚地记得,我当时报了7个医学专业!” 毛颖笑道,他觉得自己是注定要做医生的。 1992年,毛颖又以优异的成绩从上海医科大学医学专业英文班毕业,敢于挑战高精尖的他,选择了当时最具挑战性的神经外科专业。在华山医院神经外科,他一干便是二十几年。 毛颖觉得,二十多年来,神经外科最大的变化是从一个有创的学科变为了微创学科。“在上大学时觉得神经解剖最难,而真正从事神经外科工作后发现,其难度远超想象。有时明明手术做得不错,患者结果却不理想,要么瘫痪,要么不会说话。当时我们最希望听到的话是患者醒了或者患者有可能活了。” “现在完全不

blob.png

大脑是人体最重要的器官,也拥有最精细复杂的结构。在20世纪,对脑部疾病进行神经外科治疗,一度认为等于下死亡通牒,死亡率达50%以上。近些年,随着科学和医学技术的发展,神经外科手术死亡率已显著降低。如今,如何使患者获得功能恢复、提高患者生活质量,成为神经外科医生的共同目标。

而对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副院长、神经外科副主任毛颖教授来说,正是神经外科的这些挑战,深深地吸引着他。他在脑部功能定位、昏迷患者苏醒预测因素研究、神经干细胞对大脑功能修复等方面深入研究创新,以治愈更多患者作为一生的追求。

神经外科极具挑战

毛颖认为,神经外科手术的死亡率已降至非常低的水平,医生的关注点将不仅是患者术后能否存活,而是更多地追求患者术后功能恢复和保留,不给患者增加太多并发症。

母亲是一名外科医生,父亲长期在外工作,幼年时期的毛颖跟随母亲进出医院“上班”,医院俨然成为了他的第二个家。1986年,成绩优异的他放弃了保送其他专业的机会,毅然选择了医学。“我清楚地记得,我当时报了7个医学专业!” 毛颖笑道,他觉得自己是注定要做医生的。 

1992年,毛颖又以优异的成绩从上海医科大学医学专业英文班毕业,敢于挑战高精尖的他,选择了当时最具挑战性的神经外科专业。在华山医院神经外科,他一干便是二十几年。

毛颖觉得,二十多年来,神经外科最大的变化是从一个有创的学科变为了微创学科。“在上大学时觉得神经解剖最难,而真正从事神经外科工作后发现,其难度远超想象。有时明明手术做得不错,患者结果却不理想,要么瘫痪,要么不会说话。当时我们最希望听到的话是患者醒了或者患者有可能活了。”

“现在完全不一样了,神经外科手术的死亡率已降到非常低的水平。”毛颖自豪地告诉记者,“华山医院神经外科手术的整体死亡率已降至1%以下。这种情况下,对医生的要求就不只是患者术后能不能存活,而是更多地追求功能恢复和保留,不给患者增加太多并发症。”毛颖表示,降低并发症、提高生存率,让患者术后有很好的生活质量,是当前神经外科学者的不懈追求。

我国神经外科已获国际认可

“我国的神经外科已被国际学术界认可。”毛颖表示,新技术、新方法、新理念可能对今后神经外科的发展起支撑作用。

“我国的神经外科已处于世界领先水平。”毛颖介绍,在神经肿瘤方面,最直观的表现就是我国脑胶质瘤患者治疗后的生存时间和美国基本处于同一水平;我国结合放、化疗的脑部恶性肿瘤综合治疗方法在国际上也处于领先地位。“《中国脑胶质瘤治疗指南》近期刚完稿,该《指南》将对我国脑胶质瘤的规范治疗起指导作用。”

移除肿瘤后尽可能保护患者大脑功能,这对神经外科医生提出了极高的要求,需要有技术来定位脑部功能。毛颖团队应用功能核磁、脑电监测等现代最新技术,精确脑功能定位上做了大量工作,在《Brain》《Neurosurgery》等国际顶尖杂志上发表了很多文章,这些文章对大脑的功能做了新阐述,称为多模态的脑功能定位,对减少神经外科手术创伤有很多帮助。此外,毛颖团队在大脑网络结构预测昏迷患者苏醒、大脑神经干细胞对大脑功能修复等研究,也走在了世界神经外科研究的前沿。

“华山医院神经外科的发展从另一个侧面体现了中国神经外科在国际的领先地位。”毛颖介绍,《Neurosurgery》杂志曾专门介绍了华山医院神经外科60年的发展历程,并称华山医院神经外科为世界最好的神经外科中心之一。

“2012年,我的导师周良辅院士入选《World Neurosurgery》杂志的封面人物。该杂志自2011年起,每年从全球选择一位该领域的大专家作为杂志封面人物。2015年,在罗马召开的世界神经外科联盟会议上,周院士获得了世界神经外科联盟荣誉奖章。这是2001年王忠诚院士获得该荣誉奖章后,我国神经外科专家再一次获得该荣誉,充分说明国际上对中国神经外科的认可。” 说到导师,尊敬和感恩之情溢于言表。对于毛颖来说,周院士不仅是学术上的导师和楷模,更是教他为人做事的人生导师。

blob.png

让个人与团队都学有所长

毛颖提到,健康体魄、智商与情商并重,是神经外科医生需具备的基本素质;团队协作,发挥个人长处,方能实现个人与团队的更好发展。

神经外科是一门富有挑战性的学科,它前沿、精细,更关乎患者生命健康和家庭幸福。毛颖提出,神经外科医生应具备以下素质:“健康的身体是首要,因为每天手术、科研、看文献的时间非常长;其次,要有非常好的毅力及平和的心态,智商与情商并重。竞争压力、漫长的手术、术中可能遇到的大出血等诸多不可预测的突发事件等,都需要医生有足够的耐心和平常心。”

“齐心协力、团队精神,是科室发展的基础。”身为副院长,毛颖分享了一些管理经验,“一台神经外科手术至少需要4名医生,此外,还要有麻醉团队、护理团队、术后监护团队以及各种技术人员的协作,综合下来,一台手术可能需要近20人。此时,团队成员的协作非常重要,个人英雄主义永远成不了大专家,成不了带领团队的领军人物。”

“在协作的基础上,华山医院神经外科崇尚让每一位医生学有所长,都有发挥自己能力的领域。”毛颖介绍道,建科60多年来,华山医院神经外科遵循老一辈专家的建科经验,将神经外科分成不同亚专科,让每一个人有所侧重,形成血管病团队、功能神经团队、神经肿瘤团队等,每一个团队的人才梯队都配备得比较健全,进而相互促进、相互协作,但又各有所长。这样的学科发展成为华山医院神经外科最重要的建设模式。

患者一张贺卡更让他开心

除了精湛的技术,“亲切”、“有耐心”是患者对毛颖的评价中常出现的词汇。对于医患关系,毛颖有自己的理解和处理方式。

“脑部疾病涉及的专业性非常强,很多患者、家属无法理解疾病,势必会产生焦虑。此时,作为医生,我们需要坦诚地对待患者,换位思考,采用患者可理解的语言进行平等交流,而不要居高临下的对其进行教导。患者听明白了,自然会更好地配合治疗。”毛颖认为,医患关系需双方维系,以诚相待必然能换来真心。

1992年,刚毕业时治疗的一名患者给毛颖留下了深刻印象。今年已72岁的老人,每年都会在元旦前给他发一张贺卡,感激毛颖给了他第二次生命。“当我拿到这样的贺卡时,开心程度远远超过我拿到几个奖项、发表几篇SCI文章,因为这是实实在在的‘成果’!靠我的医术,改变了一个人和他的家庭生活,这种成就,让我觉得做医生值得!”

如今,毛颖的很多患者都和他成为好朋友。他们从疾病的痛苦、自卑中走出来,重新步入生活的正轨,他们感恩于毛颖给他们带来第二次生命。

blob.png

分享到:
发表评论
用户名: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