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师网-《医师报》官网

并非所有垂体腺瘤都需治疗

时间:2017-09-07 11:06来源:医师报 作者:杨萍
在追求个人进步时,既考虑自己,又考虑他人,还考虑整体,这是所有接触过他的人对他最深的印象。他,就是中国垂体腺瘤协作组(以下简称“协作组”)组长、北京协和医院神经外科主任王任直。 为将我国国内从事垂体腺瘤诊疗和研究的同道们团结起来,规范垂体腺瘤诊治行为,普及垂体腺瘤相关知识,开展多中心前瞻性临床研究,提高垂体腺瘤诊治水平,以便更好地为垂体腺瘤患者服务,2012年,在王任直等人的发起组织下,中国垂体腺瘤协作组成立。 王任直介绍,截至目前,协作组已汇集来自神经外科、内分泌科、放射治疗、妇科内分泌、神经影像学、神经病理科、肿瘤分子生物学、流行病学和统计学等多学科临床及科研人员,共计98名,覆盖了全国48家大型医院,并成立了23个多学科诊疗中心。经过几年的努力,协作组各项工作已逐步展开并初见成效。 垂体腺瘤多为良性 医师报:垂体腺瘤的治疗过程中,需注意哪些问题? 王任直:垂体腺瘤多为良性肿瘤,但发病程度却是两级分化情况严重, 需个体化看待。 关于垂体腺瘤,我国一直没有公认的发病率统计。美国神经外科教科书中公布,垂体腺瘤发病率约为7.5/10万。然而,当前很多人认为,垂体腺瘤发病率远高于此。 数据为证。一是有研究为非垂体腺瘤死亡患者做尸检,检后发现垂体有问题的人,低时占4%、高时达56%,平均约为20%。二是有随机研究选取100名普通人做磁共振检查,发现患垂体腺瘤人数占总人数的1/5。 垂体腺瘤真有这么高的发病率吗?不可否认,虽无准确的发病率统计数据,但垂体腺瘤患者人数并不少。据不完全统计,垂体腺瘤已从神经系统肿瘤的第三位升至第二位,约占神经系统肿瘤的20%~25%。 垂体腺瘤都需要治疗

在追求个人进步时,既考虑自己,又考虑他人,还考虑整体,这是所有接触过他的人对他最深的印象。他,就是中国垂体腺瘤协作组(以下简称“协作组”)组长、北京协和医院神经外科主任王任直。

为将我国国内从事垂体腺瘤诊疗和研究的同道们团结起来,规范垂体腺瘤诊治行为,普及垂体腺瘤相关知识,开展多中心前瞻性临床研究,提高垂体腺瘤诊治水平,以便更好地为垂体腺瘤患者服务,2012年,在王任直等人的发起组织下,中国垂体腺瘤协作组成立。

王任直介绍,截至目前,协作组已汇集来自神经外科、内分泌科、放射治疗、妇科内分泌、神经影像学、神经病理科、肿瘤分子生物学、流行病学和统计学等多学科临床及科研人员,共计98名,覆盖了全国48家大型医院,并成立了23个多学科诊疗中心。经过几年的努力,协作组各项工作已逐步展开并初见成效。

垂体腺瘤多为良性

医师报:垂体腺瘤的治疗过程中,需注意哪些问题?

王任直:垂体腺瘤多为良性肿瘤,但发病程度却是两级分化情况严重, 需个体化看待。

关于垂体腺瘤,我国一直没有公认的发病率统计。美国神经外科教科书中公布,垂体腺瘤发病率约为7.5/10万。然而,当前很多人认为,垂体腺瘤发病率远高于此。

数据为证。一是有研究为非垂体腺瘤死亡患者做尸检,检后发现垂体有问题的人,低时占4%、高时达56%,平均约为20%。二是有随机研究选取100名普通人做磁共振检查,发现患垂体腺瘤人数占总人数的1/5。

垂体腺瘤真有这么高的发病率吗?不可否认,虽无准确的发病率统计数据,但垂体腺瘤患者人数并不少。据不完全统计,垂体腺瘤已从神经系统肿瘤的第三位升至第二位,约占神经系统肿瘤的20%~25%。

垂体腺瘤都需要治疗吗?临床实践中发现,垂体腺瘤的症状五花八门。有患者主诉是过马路时汽车突然从身边掠过,这是由于其视力、视野障碍所致;有人因月经不调、性功能下降就诊;还有人因出现肢端肥大症、水牛背等症状就诊……

根据分泌的激素不同,垂体腺瘤分为多种类型,主要有四种:无功能型腺瘤、生长激素型腺瘤、促肾上腺皮质激素(ACTH)腺瘤和泌乳素型腺瘤。无功能微腺瘤约占垂体腺瘤的一半,一般情况下,这类患者无需干预。但确实有部分患者的肿瘤生长迅速,成长为难治性垂体腺瘤。由此可见,垂体腺瘤患者表现差异非常大,有些人不需要治疗,而有些人却无法救治,因此,不同患者要不同对待。

针对肿瘤的治疗有三种主要治疗方式:药物治疗、手术治疗和放化疗。对于垂体腺瘤来说,随诊观察也是治疗方式的一种。严格随访能做到病情控制。

虽然垂体腺瘤属良性肿瘤,但其诊疗仍存在难点。一是无法判断或控制垂体腺瘤生长情况,以至于不能做出是否需要手术的准确判断;二是除症状五花八门外,医生的知识、水平、判断与处理同样参差不齐,多数凭经验诊疗,没有统一的诊疗规范。

规范诊疗  诊治的关键

医师报:协作组的主要任务是什么?

王任直:鉴于垂体腺瘤的诊治并不规范,制定统一标准与共识,规范诊疗行为是重要任务之一。

我国目前优质医疗资源过于集中,经济发展极度不平衡,造成医院之间差异极大。除医院硬件条件差异大外,医生诊断治疗疾病的经验和知识相差也很大。

鉴于此,协作组一直在努力尝试制定并推广相关共识与规范。我们希望,通过共识告诉大家:每种疾病应该如何治疗,诊疗流程是怎样的,诊断标准如何,应根据哪些因素决定治疗方案,如何追踪随访,如何做功能重建……

协作组已经完成了肢端肥大症、泌乳素、库欣病和垂体腺瘤手术治疗的共识,今年还将启动促甲状腺激素腺瘤治疗共识的撰写。

与此同时,推广共识,让更多医生、让更多患者了解疾病,也是协作组未来的重点工作之一。

随着社会的发展,“学习型患者”越来越多。有人认为“学习型患者”不好“对付”,殊不知,医务人员对专业知识的垄断已成为过去。医务人员曾主导的“父权式医患关系”也已结束,只有将患者当朋友,以患者为中心,才能令“学习型患者”满意。此外,“学习型患者”能敦促医生进步,在患者的“施压”下,医生会尽快学习如何规范地做出诊疗决策与诊疗行为。

倡导多学科协作  势在必行

医师报:多学科协作(MDT)诊疗模式,对垂体腺瘤的诊疗有何作用?

王任直:对于一些少见病、疑难病,通过MDT诊疗模式,多个科室专家联合会诊,能明显 提高诊疗的准确性。

在垂体腺瘤诊断和治疗方面,北京协和医院是MDT先行者之一,强调多科协作,联合神经外科、内分泌科、影响科、放射科、放疗科等,在库欣病等少见病的诊治方面取得了一定的经验。并借助协作组的平台,向全国推广MDT模式。目前,已经有多家大型综合性医院开展了相应工作。

对于难治性、疑难的垂体腺瘤,一定要在充分尊重患者意愿的情况下,采取MDT诊疗模式。

为什么要尊重患者意愿?这是因为患者直接承受疾病带来的所有影响,医生只是旁观者。医生能做的只是协助患者,做能做的处理与治疗。需要承认的是,医生决定一切,甚至是一名医生决定一切的时代,已经逝去。

一名患者,却要到一家医院的N个科室问诊,这种情况并不少见。相信很多神经外科医生都曾遇到这样的病例:20余岁的女孩因脑子里得肿瘤来神外就诊,神外医生检查后发现是垂体瘤,考虑女患者未婚未孕,建议看妇产科。而妇产科医生发现患者泌乳素高,又建议看内分泌科。

若以患者为中心,最好的办法就是多学科医生聚在一起,针对患者具体情况,为患者制定最适合的诊疗方案。当然,MDT在推行过程中面临很多困难,如难以组织不同科室专家聚在一起、难以充分尊重各自意见。但只要各单位愿意向着这方向去努力,MDT的推行就有希望。经MDT团队共同商定的诊疗决策也一定更容易让患方接受。

建立大数据中心  发出中国最强音

医师报:协作组下一步工作重点是什么?

王任直:建数据库,推动标准化、回顾性、前瞻性研究的进程,尽快在国际舞台发出中国声音。

我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任何一种类型患者都是世界上人数最多的,医生技术水平也不低。但在疾病领域却几乎没有中国人的声音,所有治疗方案、原则、最新进展均来自国外。

为什么发不出我国的声音?以生长激素型垂体腺瘤为例,如想对此进行研究,按国际标准有三个值必须采集,即垂体生长激素空腹值、垂体生长激素葡萄糖抑制后的生长激素值和胰岛素样生长因子。但在我国,大多数医院都没有按照该标准去做。

协作组每年完成垂体腺瘤相关手术超过1万例,如果这些病例数据均符合要求,可以想象,我们能做多少研究、能发表多少有价值的文章!而现实情况是,围手术期资料或许还能收集,但收集随诊观察期的资料“难于上青天”。

协作组今年以及未来几年的目标,是建立中国垂体疾病数据中心。通过数据库数据,推动学科发展。

具体而言,结合垂体腺瘤患者实际,列好收集条目,愿意入库的中心,按照统一标准登记。通过库的建立,一方面统一诊疗标准,另一方面录入完整连续的资料,用于开展多中心、规范性的临床研究与基础研究,争取尽早发表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论文。

不可否认,做这些目前尚不能看到收益的事情很难,但我们仍要坚定不移地做下去。相信不久的将来,我国学者定能拿出举世瞩目的成就。

blob.png

分享到:
发表评论
用户名: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