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师网-《医师报》官网

中华文化中的 浩瀚医药卷帙

时间:2017-09-14 15:58来源:医师报 作者:陈可冀 林 殷
1992年,陈可冀院士主编了国内外首套《中华文化与中医学丛书》,从儒学、道学、佛学、周易、甲骨文、文物考古、兵学、古典文学、民俗学、饮食医养和象数等文化视角诠释和探讨中医药的理论与实践之奥秘,对学术界和社会产生了积极影响,成为本领域研究的奠基之作。 时隔20年,回首此套丛书,仍有其学术价值和现实意义。2017年5月,这套丛书再次修订,“盛装登场”,进一步探隐溯源中华文化与中医药学之间的联系,力争在整理中发展、在继承中创新。我们分享给读者,希望更深刻地理解之。 中医学与数千年中华文化血脉相连 中医学是一门临床实践性极强的科学技术,它既源于历代医疗实践,也和数千年中华文化血脉相连。古有“上医医国”(《国语·晋语》)和“不为宰相,则为良医”(《宋史·崔与之传》)之说。汗牛充栋的文史典籍中,包含有大量的医药文明成果;卷帙浩瀚的医药文献里,也蕴藏着丰厚的中华文化精髓。 如“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周易·乾卦》)和“君子以思患而预防之”(《周易·既济·象》),这在中医药学中则体现为积极主动的生命观和防范未然的理念;“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道德经》第25章),在中医药学中则演化为天人相应、顺势而为的治疗观和养生保健理念。“仁智者寿”(《孔子家语·五仪解》)的命题,在中医药学中则变化为“学不因老而废”(《老老恒言·书室》)、养性以延命、动静相结合的老年养生观。 临床诊疗健身与道与佛的不解之缘 在中医学临床应用领域,骨折筋伤后功能锻炼之竹筒“搓滚舒筋”法来自道门,历史名方如补益肝肾的七宝美髯丹也出于道士之手。现代妇科名方四物汤载于唐代蔺道人的

blob.png

1992年,陈可冀院士主编了国内外首套《中华文化与中医学丛书》,从儒学、道学、佛学、周易、甲骨文、文物考古、兵学、古典文学、民俗学、饮食医养和象数等文化视角诠释和探讨中医药的理论与实践之奥秘,对学术界和社会产生了积极影响,成为本领域研究的奠基之作。

时隔20年,回首此套丛书,仍有其学术价值和现实意义。2017年5月,这套丛书再次修订,“盛装登场”,进一步探隐溯源中华文化与中医药学之间的联系,力争在整理中发展、在继承中创新。我们分享给读者,希望更深刻地理解之。

中医学与数千年中华文化血脉相连

中医学是一门临床实践性极强的科学技术,它既源于历代医疗实践,也和数千年中华文化血脉相连。古有“上医医国”(《国语·晋语》)和“不为宰相,则为良医”(《宋史·崔与之传》)之说。汗牛充栋的文史典籍中,包含有大量的医药文明成果;卷帙浩瀚的医药文献里,也蕴藏着丰厚的中华文化精髓。

如“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周易·乾卦》)和“君子以思患而预防之”(《周易·既济·象》),这在中医药学中则体现为积极主动的生命观和防范未然的理念;“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道德经》第25章),在中医药学中则演化为天人相应、顺势而为的治疗观和养生保健理念。“仁智者寿”(《孔子家语·五仪解》)的命题,在中医药学中则变化为“学不因老而废”(《老老恒言·书室》)、养性以延命、动静相结合的老年养生观。

临床诊疗健身与道与佛的不解之缘

在中医学临床应用领域,骨折筋伤后功能锻炼之竹筒“搓滚舒筋”法来自道门,历史名方如补益肝肾的七宝美髯丹也出于道士之手。现代妇科名方四物汤载于唐代蔺道人的《仙授理伤续断秘方》,最初为治疗“重伤,肠内有瘀血者”;传统产后调理方佛手散(川芎、当归)与生化汤,乃源自佛门。更不用说易筋经、五禽戏、六字诀、八段锦、太极拳等各种导引健身功法与道与佛的不解之缘。

中医学之于传统文化,虽吸收并蓄,但并非全盘接受,而是有所扬弃和发挥。近年来,坊间常热议“辟谷”,虽为道教背景,但“中医并不主张辟谷”,而是提倡“食饮有节”“谷肉果菜,食养尽之”。

古代“医家十要”与“病家十要”并重

当代外科学泰斗裘法祖院士曾说,“德不近佛者不可为医,才不近仙者不可为医”。古代医者多兼具儒家情怀、道家风骨和菩萨心肠。佛教的“大慈大悲”“普渡众生”,道教的“轮回”“因果报应”,都在中国传统医德规范中有所体现。

当下医患关系紧张,社会舆论多责之于医生,而古代医家却很重视患者行为对疗效及医患关系的影响,主张对病家行为做出规范。明代龚廷贤的《万病回春》在“医家十要”后列出“病家十要”,提出病人不信巫医邪说、遵医嘱按时服药、有病早治以及饮食、情绪、起居等自我调理不可偏废、乃至家属的主动配合,均与疗效密切相关。这些见识与早期儒家文化在人伦关系上讲究权力与义务对等的观念一脉相承,对现代改善医患关系颇具启迪意义。

blob.png

分享到:
发表评论
用户名: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