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师网-《医师报》官网

失明的岁月里

时间:2018-01-12 14:35来源:医师报 作者:张廷杰
不久前,一位朋友给我发来美国盲人女作家海伦.凯勒的著作《如果给我三天光明》,她对人生独特的见解强烈地震撼着我,但一直感觉她的经历和我是那么遥远。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仅仅几个月后,我几乎完全复制了她的命运。 2009年,我右眼发生老年湿性黄斑变性,导致右眼中心性失明。我侥幸地想,可以借助左眼的慈悲之光加紧做一些重要的事情。 可惜,一切来的是那么突然,让我猝不及防。2012年5月5日下午,我像往常一样做着手头工作,突然间,一股不适感汹涌袭来,眼前一黑,左眼视力急剧下降近乎失明。 就是在那么一瞬间,黑暗的魔鬼夺走了我余生用双眼认识世界的幸福,我成了一个亚盲人。 我目之所及不仅模糊不清,而且扭曲、畸形。我看不到手机上的短信、电脑上的文字、电视上的图形,看不清相向走来的人们。书柜里的数千本书籍,仔细保留下来的旧时书稿及各种相片都俨然成了一种象征,不再为我所有。 曾经在流逝的岁月里,我承受住了无数的波折和打击。我多想坦然地面对这一新的噩耗,可是每当我想看清亲友的面容和微笑时,想看清窗台的绿叶和红花时,它们总像暮秋的晨雾,若隐若现。模糊的阳台、栅栏、窗格,屋里的柱子严重扭曲,巨大的房屋东倒西歪。我不得不辜负患者对我的期望,放弃有意义的研究。慢慢地,眼中的黑点扩大成为我生命中的黑点。 “梦魂惯得无拘检,又踏扬花过谢桥”,有时我会突然想去看一本书,查一个资料,但是很快发现那永难实现。我只能依靠回亿重温《红楼梦》里的“情切切良宵花解语,意绵绵日暖玉生香”,领略《西厢记》里,张生初逢莺莺时的如狂惊喜,慨叹陆游诗中,家国兴亡,壮志难酬的悲愤…… 每念及此时,心中

不久前,一位朋友给我发来美国盲人女作家海伦.凯勒的著作《如果给我三天光明》,她对人生独特的见解强烈地震撼着我,但一直感觉她的经历和我是那么遥远。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仅仅几个月后,我几乎完全复制了她的命运。

2009年,我右眼发生老年湿性黄斑变性,导致右眼中心性失明。我侥幸地想,可以借助左眼的慈悲之光加紧做一些重要的事情。

可惜,一切来的是那么突然,让我猝不及防。2012年5月5日下午,我像往常一样做着手头工作,突然间,一股不适感汹涌袭来,眼前一黑,左眼视力急剧下降近乎失明。

就是在那么一瞬间,黑暗的魔鬼夺走了我余生用双眼认识世界的幸福,我成了一个亚盲人。

我目之所及不仅模糊不清,而且扭曲、畸形。我看不到手机上的短信、电脑上的文字、电视上的图形,看不清相向走来的人们。书柜里的数千本书籍,仔细保留下来的旧时书稿及各种相片都俨然成了一种象征,不再为我所有。

曾经在流逝的岁月里,我承受住了无数的波折和打击。我多想坦然地面对这一新的噩耗,可是每当我想看清亲友的面容和微笑时,想看清窗台的绿叶和红花时,它们总像暮秋的晨雾,若隐若现。模糊的阳台、栅栏、窗格,屋里的柱子严重扭曲,巨大的房屋东倒西歪。我不得不辜负患者对我的期望,放弃有意义的研究。慢慢地,眼中的黑点扩大成为我生命中的黑点。

“梦魂惯得无拘检,又踏扬花过谢桥”,有时我会突然想去看一本书,查一个资料,但是很快发现那永难实现。我只能依靠回亿重温《红楼梦》里的“情切切良宵花解语,意绵绵日暖玉生香”,领略《西厢记》里,张生初逢莺莺时的如狂惊喜,慨叹陆游诗中,家国兴亡,壮志难酬的悲愤……

每念及此时,心中总会一阵隐痛,我无望地坐在屋角的沙发上,打开看不清楚的电视,一片茫然,有种说不出的绝望、无奈和痛苦。

我多么想再看看福尔摩斯的“四签名”,再回味梅里美笔下卡门迸发出来的热情和对自由的向往;再欣赏欧洲文艺复兴时期气势恢宏、栩栩如生的油画和雕塑,再感受中国几千年来创造的文物、建筑和碑文。以前,我常常幻想某一天能够在沐浴后,点上一缕清香,泡上一杯香茗,在柔和的灯光下,在小小的居室里品味中外作者们呕心沥血凝结成的文字。可是,在流逝地千万个日日夜夜里,我竟不曾用一个夜晚来做这件平凡的小事。

直到如今,我才认识到真正的浪费是把上帝给予的躯体视而不见,对上帝创造的世界,不去体验,不去珍惜。我现在才知道海伦是在用她的整个身体和灵魂呼吁:给我三天光明。我也多么希望上天能够多给我一点光明,让我为亲人、朋友、社会、国家尽一点力。我现在唯一能为大家做的就是,分享自己的亲身经历,提醒大家爱护身体,享用身体。浪费和摧残身体,是一种让人无法承受后果的奢侈。

666613127165444301.jpg

分享到:
发表评论
用户名: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