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师网-《医师报》官网

法制是治理医闹的“原点”

时间:2017-09-11 10:17来源:医师报 作者:张雨 邓利强
★让医闹吓跪的一枪,中国医生等了多久? ★警察鸣枪制止医闹:“哭声”和“枪声” 谁更占理? ★鸣枪制止医闹,果真有用? ★丧者可怜,闹者可恨 ★这一枪,为“医闹”送行 ★鸣枪制止医闹,果真力不从心? 4月17日上午,河南省临颍县人民医院门前发生一起“医闹”事件。警方在在对死亡幼儿的亲属三番五次劝离无果,喷辣椒水驱散无效的情况下,警察果断对天鸣枪示警。 民警的这一枪,震动了舆论场。这一次,面对这样的公众议题,不论是对警察开枪行为,还是逝者权益的维护,法制成为各方探讨的起点与回归的原点。 为维护法治的鸣枪示警点赞 ▲ 中国医师协会法律事务部主任 邓利强 我们要为维护法治尊严的这一枪点赞。 目前,医患关系紧张的态势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在医患关系紧张的发展过程中,有人认为:患方是弱势群体,适当的情绪发泄甚至对医生打骂都情有可原。在这种观点下,医闹愈演愈烈,乃至于出现对医生人身、甚至生命的伤害,对医疗秩序的扰乱也到了令人难以想象的程度。为了遏制这种态势,国家治理医闹、维护医疗秩序、维护医护人员的执业安全的措施在强化。 2012年,公安部、卫生部两部出台了《关于维护医疗机构秩序的通告》,2014年五部委印发了《关于依法惩处涉医违法犯罪维护正常医疗秩序的意见》的通知,2015年11月1日纳入“医闹”情形的《刑法修正案(九)》正式生效,2016年3月30日四部委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做好维护医疗秩序工作的通知》。在相应法律法规不断出台的背景下,河南临颍县的死者家属仍然以医闹方式“主张权利”,这是对法律的公然对抗,也是对社会秩序的妨害。 警务人员的行为是在执行公务,这种行为是为了维护法纪的尊严和

★让医闹吓跪的一枪,中国医生等了多久?

★警察鸣枪制止医闹:“哭声”和“枪声”        谁更占理?

★鸣枪制止医闹,果真有用?

★丧者可怜,闹者可恨

★这一枪,为“医闹”送行

★鸣枪制止医闹,果真力不从心?

4月17日上午,河南省临颍县人民医院门前发生一起“医闹”事件。警方在在对死亡幼儿的亲属三番五次劝离无果,喷辣椒水驱散无效的情况下,警察果断对天鸣枪示警。

民警的这一枪,震动了舆论场。这一次,面对这样的公众议题,不论是对警察开枪行为,还是逝者权益的维护,法制成为各方探讨的起点与回归的原点。

为维护法治的鸣枪示警点赞

▲ 中国医师协会法律事务部主任  邓利强

我们要为维护法治尊严的这一枪点赞。

目前,医患关系紧张的态势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在医患关系紧张的发展过程中,有人认为:患方是弱势群体,适当的情绪发泄甚至对医生打骂都情有可原。在这种观点下,医闹愈演愈烈,乃至于出现对医生人身、甚至生命的伤害,对医疗秩序的扰乱也到了令人难以想象的程度。为了遏制这种态势,国家治理医闹、维护医疗秩序、维护医护人员的执业安全的措施在强化。

2012年,公安部、卫生部两部出台了《关于维护医疗机构秩序的通告》,2014年五部委印发了《关于依法惩处涉医违法犯罪维护正常医疗秩序的意见》的通知,2015年11月1日纳入“医闹”情形的《刑法修正案(九)》正式生效,2016年3月30日四部委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做好维护医疗秩序工作的通知》。在相应法律法规不断出台的背景下,河南临颍县的死者家属仍然以医闹方式“主张权利”,这是对法律的公然对抗,也是对社会秩序的妨害。

警务人员的行为是在执行公务,这种行为是为了维护法纪的尊严和社会秩序。在动用其他方式无效的情形下,鸣枪示警完全是维护法纪尊严的一次示警,也是遏制医闹的一种有力措施。我们要为这一鸣枪示警点赞。这次鸣枪示警完全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条例》的相关规定。对于本次鸣枪示警,有观点认为在普通的民事纠纷中或者人群聚集的情形下不应使用鸣枪示警的方式,这种观点完全是错误的,首先,这不是民事纠纷,这是一个公然对法律进行对抗、对医疗秩序进行扰乱的行为;其次,警察也是在使用其他普通方式无效的情形下进行的。

是不是要用所谓的同情让医闹持续下去?要不要法纪、要不要法治的尊严?这是临颍事件的根本性问题。我们再次表态:警察维护医疗秩序有法可依,我们为维护法治尊严的鸣枪示警点赞!

制止"医闹"要这么震撼吗?

▲ 人民日报微信

目前看来,家属“闹一闹”,警察用强硬手段制止,只是让事件有个短暂性了结,到底孰是孰非还需要具体调查。不过,在医患矛盾相对尖锐和“医闹入刑”的大背景下,警察鸣枪制止,不免再次击中了处理医疗纠纷的软肋。

“既然大闹大解决、不闹不解决,我为什么不闹?”有了这样的“惯性思维”,不管是想索要高额赔偿还是只是想要个说法,“闹”就都变成了必然选择。而在情绪失控的情况下,场面的混乱也可以想象。不断出现的医患纠纷,提高了解决问题的“阈值”,导致“闹得更凶”,也连带着导致“处置更硬”。此次警察鸣枪,正是一个例证。

劝导不成只能鸣枪的方式,虽然起到了“极大震慑”作用,但鸣枪示警是否合法、是否有滥用武器之嫌,既需要仔细辨析,也应该审慎考量。更重要的是,“威服”得不到心服,即便鸣枪了,也需要在亲属冷静下来后坐下来解决。依法解决纠纷,既是给医护工作者撑腰,也要让病患家属能有地说理,更需要对医疗责任有公正认定。可以也应该先把局面控制住,但解决问题却不能如此简单。

遇事诉诸法律途径,才是根本上的解决方式。从《刑法修正案(九)》在“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情节严重”中加入“致使医疗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到四部委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做好维护医疗秩序工作的通知》,无一不是在努力从法律层面上呵护医患关系、规范医疗秩序。

看到这些努力,就应该把更多精力放在引导纠纷解决的法治轨道上,能劝导的不要随意打发、能沟通的不要关上大门、能协商的不要乱用暴力。不管是针对职业医闹还是普通维权百姓,法律才是最公正的体现,既让另有他图者望而生畏,又让失去亲人的家属心生希望,而强力手段“是且只是”最后不得已的方式,“能也只能”在合法范围内使用。

blob.png

分享到:
发表评论
用户名: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