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医师节特辑 | 湖北省中医院儿科刘晓鹰教授:40年中医儿科的情怀与坚守

时间:2022-08-18 14:00来源:医师报 作者:宋箐

医师报讯 (融媒体记者 宋箐)从医近40年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湖北省中医院儿科刘晓鹰教授给出了她的答案。

1977年,高考制度恢复改变了包括刘晓鹰在内的许多人的命运。刘晓鹰出生于书香门第,外祖父是清朝秀才,俗话说“一个秀才半个医”,他自学中医造福了周边不少人。母亲在成长中耳濡目染,也十分信赖中医,经常用当归、党参、红枣、枸杞做些药膳,从能进食开始,刘晓鹰的饭碗里就总是飘着药膳的味道。以至于如今已过花甲之年的刘晓鹰仍旧喝不惯纯鸡汤,必须加点药味进去。

b5dd09f9-7605-4f80-a623-bd689befc7c4_.jpg

刘晓鹰教授

就是在1979年,刘晓鹰参加高考如愿考上了中医学专业。这个家,引领她走上了中医道路,这个家也最终成为中医最直接的受益者。

刘晓鹰的母亲年近九十岁,由于刘晓鹰长期坚持给母亲定制中医药膳,老人家如今仍耳聪目明,视力比五十多岁的人还要好。刘晓鹰说母亲是“九十岁的年龄,六十岁的身体”;前些年,刘晓鹰的父亲患了肾衰竭,已经发展到了需要血液透析的程度,但刘晓鹰坚持向中医求教,通过自己研究的中医药方,为父亲延年益寿,争取了十年宝贵的生命,只在人生的最后两年采用了透析疗法。

“通过中医治疗,我用自己所学让父亲过上了十年有质量的生活,是中医助我尽了一份孝心。” 医圣张仲景在《伤寒杂病论》中论及医药是“上以疗君亲之疾,下以救贫贱之厄,中以保身长全,以养其生”。刘晓鹰对此深有体会,这也让她在中医临床探索之路上更加自信,愈加对中医学的未来充满信心。

坚守阵地,专注自身成长

如果说学医是家风使然,那么选择儿科则是兴趣所致。

1984年,即将以优异的成绩从湖北中医学院毕业留校,面临着择科的刘晓鹰站在了她医学之路的第一个十字路口上。在针灸科和儿科间,刘晓鹰选择了后者。“在沙市中医院儿科实习期间,有幸跟随徐龙均老师上临床,他医术高超,待人和蔼,无论对病人还是对学生,都耐心细致,兢兢业业,从徐老师那里我感受到了做一名这样的儿科医生令人敬重。”刘晓鹰回忆说,相比之成人病房的压抑,儿科孩子们的天真浪漫,单纯无邪,哭笑间满是生机,即便被人提醒儿科工作艰苦,刘晓鹰还是坚定地选择了儿科。

这些年来,诸多业内人士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总结了这么一句口诀:“金眼科,银外科,累死累活妇产科,腻腻歪歪大内科,一钱不值小儿科,死都不去急诊科。”可见儿科已成为医院中苦累和窘境的代名词,让人闻之色变。

但即便如此,回望当时的抉择,刘晓鹰表示从不后悔,“从始至终,我对儿科都热爱如初。个人事业能否长远,很大程度取决于是否喜欢。热爱让人苦中作乐,能跨越千辛万苦。后来给我的学生提择业建议时,我就常以热爱为出发点。”

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但个人成长与优秀的领路人密不可分。“课本知识与临床实践是两回事,医学基于经验和实践,并非埋头苦读就能掌握。老师倪珠英是我的领路人,是职业榜样,更是人生导师。”在入科之初,国家名老中医,当时的科主任倪珠英教授就给刘晓鹰规划了儿童肾脏病研究方向,倪珠英对儿科的热爱、对患者的用心、对事业的追求,深深影响着刘晓鹰。

回忆起恩师,刘晓鹰满怀感激。“当年倪主任对一例“亚败”病儿的诊治过程至今令我难忘,那细心的病史询问,严谨的病情分析,丝丝入扣的治疗方案,让我深知做一名儿科医生,不仅要掌握扎实的中、西医基本功和正确的临床诊治思维,更需要具有细心、耐心、爱心和敢于担当风险的责任心,才能给患儿和家长带去希望。”在恩师影响下,刘晓鹰迅速成长,挑起重担。

“查房是医生的基本任务,看似简单,但要掌握国内外最先进的诊治信息。回答下级医师及患者的疑问,提出最优中西医诊治方案,没有扎实的理论实践基础,是难以胜任的。”从跟着倪老师查房到独自带领查房,刘晓鹰经历了惶恐紧张、如履薄冰,到独挡一面、自信满满的阶段,逐渐深得患儿家长信任和同行的认同。

医之为道,非精不能明其理,非博不能得其奥。在刘晓鹰看来,1997年~2000年期间成为倪珠英教授的学术继承人,是她从医生涯的重大转折点。跟师三年,聆听老师自学中医,苦读经典、勤做临床的学医心路,亲见老师累起沉疴、频救危急的奇妙医术——三剂百克黄芪为主方退去半年腹水儿,刘晓鹰从此更加信中医、爱中医,并逐渐成为一名“铁杆中医”!同时,她开始善于钻研中医,更广泛涉猎西医,在实践中反复思考,沉淀自己。“从理论到实践,而后一定要回到理论,不断修正认识,逐渐完善,更新自我,紧跟医学前沿的脚步,努力成为一名能‘中’又能‘西’的‘中西医融合’人才。”

因材施教,做好领路人

个人前途发展与时代息息相关。2000年前后,在“以药养医”的影响下,一时间儿科领域的科室经营状况急转直下,部分综合性医院甚至直接把儿科关了。刘晓鹰所在的医院儿科由最初的三十几张病床减少到4~5张。“别的科室拿千元奖金,儿科的奖金却只有不足百元。” 刘晓鹰说,当时流行这样一句话,“内科是卖飞机大炮的,儿科是卖针线的”

历经整个行业的至暗时刻,科室有人转行,有人离去,刘晓鹰却一直在坚守着,思考儿科专业的突破口,从提升专业素质和专业影响力出发,一手抓科研,一手抓临床。自2005年主持承担国家“十五”科技攻关项目以来,刘晓鹰显示出较强的组织协调能力,用一年半时间完成三年的工作任务,多次受到国家中管局的表彰,尤其是2010年担任湖北省中医院儿科副主任及国家名老中医传承工作室负责人以来,从专科建设、学科发展、科室管理到人才培养、梯队组建等各方面进行组织构建协调,取得了丰硕成果。2014年顺利通过国家项目专家组的验收,被评为优秀等级。

2000年前后,如果说坏的方面是儿科行业不景气,那对刘晓鹰而言,好的方面是她开始带研究生了。在倪珠英老师影响下,刘晓鹰以身作则,对学生的首要要求是学会做人,保持善良和勤奋,热爱医学。

刘晓鹰也很注意因材施教。对本科生,以案例引导,通过案例分析让其了解中医。对于研究生,培养其临床思维,帮助其寻找研究方向。对博士生,培养独创精神,并对不同个体施以不同教学方法和形式。“医学是应用科学,尤其是中医,从本科开始就应多接触临床。即便会有不解和迷茫,但看到临床验证后的切实疗效,就能感受到中医的博大精深和神奇。”

在讲课前,刘晓鹰通常会给学生一个案例,让其自行完成,根据作业反馈针对性教学。讲课中,她特别强调对儿科必须了解疾病最危险的症状,最坏的情况,掌握西医原则,中西合参,才能跟上时代发展的脚步

在听完刘晓鹰的讲课后,一名本科生便跟随其上门诊。她罹患抑郁,刘晓鹰便时常与其“话疗”,并给她推荐精神心理科医生。有一次这学生一时想不开服下过多安眠药,刘晓鹰知道后第一时间派同学找到她并带她去洗胃,把她从鬼门关拉了回来,而后不断鼓励,终于帮助她走出抑郁。如今这名学生不仅过上了幸福生活,还成长为一家综合医院中医科的带头人。

在学生的各种品质中,刘晓鹰最看重善良和勤奋。“医者,必须有悲天悯人的情怀和勤奋的特质,才能负起性命相托的重担。”

“刘老师是我们班《中医儿科学》的主讲老师,我是在大三那一年跟随刘老师门诊抄方。刘老师高尚的医德、精湛的医术吸引着我选择了儿科道路。”刘晓鹰的学生王林群回忆, “刘老师在生活上对学生极为关心,曾给突发阑尾炎的学生垫付住院费;刘老师在学业上要求极为严格,我的第一篇学术论文刘老师修改了十几遍,细致到一个标点符号都要准确。老师严谨的治学态度深深影响着我。” 

坦诚相待,用疗效说话

医患关系相对紧张的今天,医生与患者间似乎有一堵无形的墙相隔。在刘晓鹰看来,与患者相处,疗效与责任,便是沟通的最佳方式和技巧。

疗效好,即可让患儿和家长放心,而对患者坦诚相待,从患者角度出发制定最优的诊疗方案,这种诚心和责任心,就能拉近医患距离,提高依从性。“待患如亲人很难做到。医患是平等的,医生应该拿出专业精神来,取得患者信任。只有赢得患者的由衷的信任,中医才能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刘晓鹰要求青年医生要常“下病房”,降低家长戒备心,建立感情,从而充分了解患儿病情。门诊时,无论多么忙碌,她都坚持每位患儿至少就诊6分钟,倾听患儿故事,了解病情发展和既往治疗问题,从而避免后续治疗犯错,充分把控细节。

在刘晓鹰近40年的从医生涯中,她接诊过无数患儿。一名叫“天星”的患儿令她印象深刻。天星——意为天上的星星。经过多方打探,天星的爸爸妈妈了解到刘晓鹰很擅长小儿肾病,他们也就第一时间带着患了肾病的小天星来找刘晓鹰诊治。

他们砸锅卖铁也要治好小天星的架势,让刘晓鹰更加体会到了一个孩子的健康对于一个家庭的重要性。好在经过几年刘晓鹰的中西医结合治疗,最后小天星痊愈了。最后一次临出院时,小天星父母千恩万谢的场面更是让刘晓鹰体会到了儿科医生肩负的责任和使命之重。

“多年后,小天星结婚时,还专门派车来接我们前去参加他的婚礼,后来生孩子时,也专门抱来给我看。每当这时,我有一种特别强烈的感觉,作为一名儿科医生,是多么自豪的一件事儿啊。

回到治疗疗效这个话题,就绕不开科研,尤其是在讲究循证证据的今天。在科研上,刘晓鹰长期致力于儿童肾脏病研究,并涉及儿童体质、名老中医学术传承研究等领域,主持国家级课题2项,主持及参与省、部级课题17项。

作为国家级“名老中医药专家传承工作室”负责人,刘晓鹰对倪珠英教授学术思想、临证经验进行了近20年全面系统研究,建立了一个国家级名老中医临床经验学术思想研究平台,主持开展中医特色治疗5项;推广应用方案3种;建立工作室网站1个;举办国家、省级继续教育项目9项;建立起中医儿科肾脏病及名医传承研究的学术团队,确立儿童肾脏疾病“热湿瘀虚”的诊治理论和诊疗方案,探索出小儿血尿中医辨治规律。

根据“五运六气”、“经络学说”等理论,刘晓鹰首创择时敷贴治疗儿童肾脏疾病,提出 “冬季补肾防复发”的新理念,制定肾敷灵 “择时冬敷”和补肾膏方养肾等相关技术,并在全省推广应用,取得了良好的临床疗效和社会、经济效益。

刘晓鹰临证注重挖掘中医古方古法,引入新技术。她强调“先证之治,内外同治,扶正以防变”的儿科治疗理念,首创“扶中外治法” 治疗儿科五脏病,组建“儿童综合治疗室”开展以推拿为主的外治疗法,率先引进并主持开展“扶阳罐治疗儿童常见病”的新技术,为该项目在全国的开展,起到表率作用,收效显著;主持开展“儿童紫癜”专病建设,倡导针药并治,灵活运用针灸、揿针配合中药口服治疗过敏性紫癜,已成为我院儿科的特色治疗及优势病种,培养了一批专病人才队伍。

刘晓鹰临床治病思路开阔,方法多样,针对小儿服药困难的特点,自创“外治系列方”治疗儿童肺系(咳喘足浴方、退热足浴方)、脾系(开胃贴、养胃贴、便通贴等)、肾系(益智贴、肾敷灵、青衣洗剂)疾病,广泛用于临床,疗效显著,受到患者欢迎。现已形成退热足浴方系列、咳喘足浴方系列、便通贴、养胃贴、蜕紫颗粒、青衣洗剂、补肾膏系列、金水清等10多种经验方。

从临床问题切入,满足临床需求的科研才是真正的科研。刘晓鹰指出,“尽管儿科医生已十分繁忙,但科研仍十分有必要,可以使我们开拓视野,了解前沿;精研经典,融汇新知;提高临床能力;提升学术水平,成为专业人才,让患者获得更优良的医疗服务。”

临床成就科研,科研促进临床。刘晓鹰认为,要做好科研,首先要不忘初心,做好医生,当以“做临床,敬畏生命,细心负责;做科研,严谨求是,紧跟临床;为人师,传承经验,培养后继;为人长,团队合作,发展学科;做学问,沉静忘我,学无止境”为目标,勇于打破常规,善于知难而进,养成学习、实践、研究、反思的良好习惯,努力提升科研含金量,“积土成山,风雨兴焉,积水成渊,蛟龙生焉”。

谈到未来,刘晓鹰似乎从未考虑退休一事,“师带徒还要进行,要把学科梯队带出来”。她还想沉淀下来,把多年临床经验和教训系统性整理总结,警示后人的同时,督促自己继续学习。

从懵懂的实习生,到刚接触儿科,再到业内专家,多年来,刘晓鹰对儿科的看法从未改变——满是喜欢和珍惜。尽管在不少人眼里儿科医生待遇不高,但刘晓鹰坚守的心不变。“近年来,国家逐渐重视儿科发展,儿科医患关系正走向利好面,这将吸引更多有志青年走向儿科,走向这片舞台中国医师节即将到来之际,刘晓鹰盼望全国医师同仁都能保持高昂斗志,怀揣满腔热情,为患者服务!

附:刘晓鹰教授开展中医儿科专业团队建设工作介绍

(一)中医儿科肾脏病专业团队的建设

刘晓鹰主要从事中医药防治小儿肾脏病的研究,经过多年的工作积累,形成了较系统的小儿肾脏病诊疗方案,尤其在单纯性血尿、过敏性紫癜、肾病综合征等儿童肾脏病的中医药防治方面有明显特色及优势,临床疗效明显优于西医。近二十年,刘晓鹰探索并确立了小儿血尿中医病因病机特点及病情进展规律,研制的医疗机构制剂“金水清”治疗小儿血尿已完成临床及实验研究,鉴定为湖北省重大科技成果并广泛用于临床;在国内儿科界率先开展“肾病冬敷”的临床研究,取得了良好的临床疗效和社会、经济效益。并先后完成开展了“金水清口服液治疗小儿血尿的研究”“小儿血尿模型的建立及金水清对其影响的实验研究”“漏芦治疗小儿肾性血尿的临床与实验研究”“基于代谢组学及TGF-β1/Smads通路研究小儿血尿中医证候规律”“基于文献整理的倪珠英教授治疗小儿血尿经验的回顾性研究”和“健脾理肺方对哮喘大鼠的免疫调节作用的实验研究”。

经过多年的工作努力和积累,2019年刘晓鹰主持的“基于代谢组学的儿童孤立性血尿湿热证生物标志物筛选及清法方药干预的研究”项目(标号:81473731)成功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资助并顺利结题。完成这些临床及科研课题的同时,刘晓鹰协调组织了各方面力量,培养本专业青年骨干及研究生三十余人,建立完善了中医儿科肾脏病研究团队,打造了一支老中青相结合的专科队伍,贮备了后续力量,保障了本专业的可持续发展。

(二)全国名老中医传承队伍建设

作为“倪珠英名老中医药专家传承工作室”建设项目负责人,刘晓鹰在2011年至2014年这3年的建设期间,以继承为主,重在验证,着眼于创新。通过对倪珠英教授学术思想、临证经验的全面系统研究,理清了倪老诊病四诊所得与疾病诊断、中医证候诊断、疾病转归及证候演变的关系;常用方药与疾病、证候诊断、治疗的关系,提炼其临证思辨特点、诊疗规律,并总结出倪老儿科肺脾肾三系病证的系列验方。基于此,她还培养了副高以上人员4人、中级5人、初级3人、研究生5人,打造了一支中青年为主体,多学科相融合,高中初级结合的人才梯队,建立了一支热爱中医、自信、自强、全面继承倪老学术思想的团队。团队中高级职称人员在国家二级学会中担任副会长有3人次,常委5人次。晋升博导的1名,三级教教授2名,国家中医临床优秀人才1名,武汉市中青年名医一位。

刘晓鹰在工作中创新能力强,为了突出中医特色,她带头在省级中医院搞小儿推拿,亲自为患儿做推拿,给学生做示范,帮助制定推拿规范。并牵头成立了小儿推拿、儿童脾胃等新的专业,开展了儿童“扶阳罐”新技术,开设了小儿推拿门诊、小儿生长发育门诊、小儿治未病门诊、儿童脾胃门诊、小儿肾病门诊,使门诊量有了大幅度的提高,提升了湖北省中医院儿科的社会影响力,提高了团队高级人才的的全国知名度,使本学科成为了中南地区有特色和影响力的学科。

通过多年人才培养,学科建设,刘晓鹰提升了团队的整体学术水平,使本专业成为湖北省重点专科、重点学科,湖北中医药大学重点建设学科,尤其在中医儿科名老中医传承研究及肾脏病研究方面处国内领先水平。


责任编辑:许奉彦
收藏
点赞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