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师网-《医师报》官网

雄安论坛|哥大医学院院长Lee Goldman对话《柳叶刀》主编:延长人的寿命,真的只能靠基因进化?

时间:2018-11-19 12:49来源:医师报 作者: 熊文爽
11月14日,在首届雄安国际健康论坛上,哥伦比亚大学健康科学与医学院院长、哥伦比亚大学医学中心执行总裁Lee Goldman博士从基因进化、行为习惯改变、社会监管和医学科学的发展等方面进行阐述,与参会代表分享自己对人类预期寿命的理解。

11月14日,在首届雄安国际健康论坛上,哥伦比亚大学健康科学与医学院院长、哥伦比亚大学医学中心执行总裁Lee Goldman博士从基因进化、行为习惯改变、社会监管和医学科学的发展等方面进行阐述,与参会代表分享自己对人类预期寿命的理解。

image.png

哥伦比亚大学执行副校长、健康科学与医学院院长  Lee Goldman博士

延长人均期望寿命到底靠什么?

在医学交流方面,哥伦比亚大学与中国有着非常渊源的历史。早在二战时,哥伦比亚大学就参加了对华的医疗援助。多年来,陆续有不同的中国学者来到哥伦比亚大学学习进修,双方合作进行得非常顺利。

讲到全球健康就不得不提人类的寿命。石器时代,人类的寿命只有33岁,并且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得到改善。工业革命后至2015年,人类寿命已经升至81岁。这是很大的进步。

客观而言,全球公共健康可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为公元前至今,在这段时间里,人类的需求是生存,考虑更多的是有没有足够的食物和水,能不能把多余的脂肪存储起来以备未来之需;第二阶段是工业革命后至今,工业革命导致环境污染,这些让人类寿命得到延长的东西也为人类带来了副作用——污染;第三阶段,从石器时代至今,出现了基因问题。

当然,三个阶段也都面临着严峻挑战:第一阶段时,人类可能会因为饥饿、杀戮、生产等原因导致死亡;第二阶段时,污染带来了新的死亡因素;第三阶段,则面临着肥胖、高血压、焦虑、抑郁、自杀、冠心病,以及退行性疾病的威胁。

那么,如何来解决问题,延长人均期望寿命?总结起来几个方式可供选择:首先,不要担忧。人类的基因会通过不断的进化来拯救我们。其次,改变行为习惯。健康合理的饮食、锻炼;再次,国家会通过立法、法律、监管等方式进行规范;最后,医学科学的发展,拓展更深层次的领域。

究竟哪个方法会更有效呢?通过进化解决寿命问题?一个新的基因变异,按1%的异处来算,需要6万年,我们等不了那么久。改变行为习惯?实际上,改变行为习惯的方向已经走偏,目前,美国面临着肥胖问题,虽然受到较高教育的人会有意识地预防肥胖,但问题依旧在蔓延。不仅仅是美国,在印度以及中国的农村地区也有这样的趋势。改变每个人的行为方式非常困难。政府监管?监管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污染早已成为全球性话题,即使各国都在制定各种方式进行监管和管理,但依然很难得到改善。那么,只剩下最后一个可能性——医学科学的进步。就美国而言,80%的人均预期寿命的增长是由于科学技术的进步。以美国为例,美国最主要的死因是心脏病和癌症,在等不及基因进化,改变行为方式和政府监管也无能为力时,医学却可以通过随机试验生产疫苗,从而降低人类罹患疾病的风险。

因此,基因进化受时间限制,可行性较低;改变行为习惯、强化监管和立法是可以辅助健康,但真真实实地能起到决定性作用的却是医学科学的发展与进步。

image.png

国际对话

记者:<<柳叶刀全球医疗健康>>期刊主编 Zoe Mullan女士

嘉宾:Lee Goldman博士

Z:基因进化无法拯救我们,改变个人习惯很困难,政府也很难规范,您的观点是否过于悲观?

L:可能是的,我更了解美国,不太了解欧洲。美国在做一些模型建构,比如税收法。如今最成功的案例是对吸烟的控制。禁止在饭店、酒吧等公共场所吸烟之所以成为可能,是因为其他不吸烟的人不想吸二手烟。禁烟政策导致心脏病的减少。对很多政府来说,强迫人们改变行为习惯很难取得一致。

Z:您说医疗进步会拯救我们,但很多医学科学的项目很昂贵,一般人很难负担得起,这些医疗的进步会不会只针对富人?

L:平等是非常重要的问题。在降低死亡率层面,疟疾和艾滋病都有很有效的药物和疫苗,这些成本都不高,一般人也都能支付。同时,将这些药物提供给贫穷地区,也能扩大药商的规模。这个趋势就是改善行为,改善公共健康。

Z:你如何看待未来基因的发展?

L:有些基因是我们需要的,但有些已经过时。未来医药的发展应该是去寻找适合的药物,“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美国以及世界对人类基因的转变的态度是高度监管或禁止。就个人而言,如今我们成功的做到转基因还需要很长的时间,我所知道的转基因食品只是为了提高食品的韧劲或者提高他的保质期。每个人对转基因的看法都不尽相同,我认为,如果食品链过于一致和单调,那么其中某一环节一旦出现问题,那么整个食品链就会被破坏,因此,我认为多元性是一个优点。

image.png

现场问答

提问:您刚才讲的医学科学的研究由谁来支付经费?

L:没有东西是免费的,最主要的问题是值不值得投资。健康是人类最高的需求,美国17%的GDP是用于医疗保健,但人们依然觉得不够。目前,这项研究没有明确的资金来源,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定会有解决的办法。疾病的防范并不只是延长人的寿命,更重要的是提高生命的质量,但提高质量肯定要面临成本的问题,我们要做的就是将成本控制在一个支付得起水平。

提问:发达国家如何看待医疗保健覆盖的力度?您对未来的发展有着怎样的判断?

L:实际上,医疗保健的覆盖效率还有待提高。据数据显示,1/4到1/3的费用用在了不恰当的地方,由此可见,我们的效率并不是很高,在其他的发展中国家也是如此,人们的疾病本质和他们实际获得的诊治往往是不匹配的。在某些国家,患者去医院看医生,希望医生出的处方里只包含对症的药物,而不需要其他附加药物。比如,你明明是病毒感染,但是医生却给你开了抗生素,然而你并不需要,这就是医疗浪费。

提问:医学在不断地发展,但人们的意识还没有跟上,您认为如何解决这个矛盾?

L:是的,很多人难以抵抗食品的诱惑,因此,肥胖、糖尿病、嗜盐等现象司空见惯,但我们不能纯粹去怪责说,你受不了诱惑,所以你有肥胖,有高血压、糖尿病。这是错误的。有些人抵制住了诱惑但还是会患病,这不全是行为改变的问题。因此,让人们的认识跟上医疗技术的发展是一个挑战。

对于我们的下一代而言,如果都能免疫,病毒无法传播,这就是最理想的状态。但如果你心存侥幸,认为别人家的孩子都免疫了,自己家的孩子就不用免疫了。如果人人都存在这种侥幸心理,免疫的理想就没有办法实现了。因此,我们要立法立规,促进人们对医疗技术的认识。

提问:如今,互联网发展迅速,多媒体侵入人们生活。美国一位作家人为,人们的行为改变会受广告等多媒体的影响,您的观点是什么?

L:我不反对行为改变的导向,但如果纯粹把解决方案放在一个人的信念上,这个显然是无法立足的,我们更需要有更加扎实的东西去支撑。

如今,我们进入信息爆炸时代,网络内容鱼龙混杂,人们难以辨别信息的真假,某种程度上而言,这种现象会造成公共健康的倒退。对一些虚假信息进行监管是关键!我们需要加强对民众的教育,让人们能做出理性的判断。我们要在有能力抵抗互联网带来的负面影响的基础上,享受互联网为我们带来的便利。

发表评论
用户名: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