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护士节遇上母亲节:“病人与孩子,都是我的牵挂”

时间:2018-05-10 15:48来源:山东 作者:吴学斌

急诊-陈绍香_副本.jpg


时刻准备着:急诊科护士 陈绍香 37 36

 

急诊科,医院里24小时待命的科室。这里除了医治病人,更需要“时刻准备着”病人的到来。

 

陈绍香,在急诊科工作8年,她早已熟悉这种随时战斗的节奏。常年的夜班经验,她也总结出了鲜为人知的工作规律:通常夜里十点到凌晨两点会迎来接诊高峰,这个时间应该是夜间意外事故发生频率最高的时间。

 

陈绍香自怀孕后便从夜班调到白班,这是医院对怀孕职工的照顾。但这依旧并不轻松。

 

刚刚给一个急性呼吸道感染患者进行静脉输液治疗,旁边又响起“换药”的铃声。这个季节的每个白班,陈绍香都要为100名以上的患者进行护理。

 

从急诊输液室到护士站,有30米的距离,她每天都要往返上百次。极端的时候,她的每只手上需要挂满不同病号的5个输液袋和输液器。

 

“急诊护士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工作节奏的变化,有时候必须在一个很短的时间内完成很多事情,有时候处理完病人会感到特别放松,觉得又一个病人得到了医治,会很有成就感。”陈绍香说。

 

消化内科-黄延萌1.jpg


“软妹子”的温柔:消化内科护士  黄延萌 27  37

 

黄延萌,外型酷似张静初,性格温婉,轻声慢语,这些,却意外成为她工作的优势。

 

消化内科病房里,黄延萌正在为一位结肠息肉患者进行术前宣教,其中最关键的是告知手术风险。此生第一次接受手术的王女士情绪低落,紧缩眉头。

 

由恐惧导致的焦虑,是术前患者的常态。既要解答患者对术中风险的疑问,还要保证患者有好的心态配合。显然,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黄延萌结合自己之前护理过的病人的实例,为王女士“现身说法”,很快,王女士消除了情绪焦虑。这也是护理团队为病人进行“情绪管理”的常态。

 

尽管半个月后即将生产,但黄延萌仍然与普通护士一样忙碌。黄延萌深知,与病人的关系需要真心来维系。

 

一个月前,一位住院患者出现消化道出血症状,急需内镜下止血,黄延萌一路小跑,奔向药房将术中药品取回来,让内镜下的止血手术顺利完成。

 

而对怀孕8个多月的黄延萌,这是一次没被考虑的冒险。

 

“当时,就想到救人要紧,觉得自己没有那么娇气,后来想想也挺担心自己的宝宝,但是作为一个护士,其实那只是本能反应。”黄延萌说。

 

王艳慧替换.jpg


“兵器”大管家:手术室护士 王艳慧 30 29

 

手术室,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同样闪烁着刀光剑影。

 

摩擦系数是普通地板10倍的防滑地垫,亮度是室外晴天15倍的无影灯,是医生与疾病决斗的“战场”。在这里,墨绿色手术服最大限度减少“视觉干扰”,医用防护脱鞋方便穿脱和清洗,这是一场“战斗”的标配。

 

王艳慧,在手术室工作5年,已经参与了2000多台手术。怀孕后,她依然工作在一线。

 

如果说一台手术的成功,主刀医生是“大当家”,手术护士则是“大管家”,她们掌管着一台手术所有的“兵器”。这项工作并非每个人都能胜任。

 

一台普通的手术中,单用到的器械包中的器械通常达到100余件,几十个类别。比如用于止血的器械就有蚊式钳和小弯血管钳,这在普通人很难看出差别,但对手术室护士来说了然于心。

 

王艳慧可以熟练地做到在医生伸手的同时,把需要的器械递到医生手里。但即便再熟悉,每台手术仍然需要小心翼翼。

 

手术室护士,长期在封闭的手术间工作,往往从清晨进入手术室,到晚上手术结束才能下班,每天只有下班的时候与月亮相伴,所以她们有一个绰号叫做“月亮天使”。


 

赵婷婷.jpg


生命守护者:重症医学科护士 赵婷婷 31 32

 

重症医学科,通常简称ICU。来到这里的,都是急危重症病人,他们通常浑身插满管子,借助医学手段维持生命体征。

 

不同于常规科室一个护士负责10余名患者,在这里,一个护士只负责2名患者。照顾的人减少了,但同样不轻松。

 

赵婷婷,每天的工作便是与医生一道,与死神抗争,她需要每时每刻都“紧绷神经”。但她是天生“乐天派”,说话时总是带着笑容。

 

为防止细菌感染,ICU实行无陪护制度,只有每天下午2点半到3点这半个小时,家属可以进入病房探视病人。

 

有人说,ICU护士干的是“良心活”,病人没有意识,家属不在身边,干多干少没人知道。而在赵婷婷看来,自己的每一个动作都是对生命的尊重。护士需要扮演家人的角色。

 

“我们医护人员的确有无能为力的时候,可以说这里的很多病人每时每刻都在生与死之间徘徊,但你对他好,你对他笑,他能感受到生命中美好的东西,他才能激发出生的渴望。”赵婷婷说。


产房-崔志星.jpg

 

迎接新生命:产房护士 崔志星 26 39

 

产房,是新生命诞生的地方,也因此,这里被称为医院的“快乐科室”。

 

这个科室里,护士有一个不同的名字:助产士。崔志星,是其中的一员,即将临盆的她,每天的工作是与和她一样的孕妈妈们打交道。

 

助产士的工作是重复的体力劳动。产床上,产妇生产过程中,需要不间断地检查,助产士弯腰,起身,再弯腰,再起身,这一动作反复进行,贯穿整个产程,短则1小时,长则3小时。

 

对待产妇,除了身体上的指导,助产士还要给予精神上的鼓励。生产过程中的“加油呐喊”至关重要。这时,她们不是旁观者,而是亲身的参与者,要和产妇共同迎接一个痛苦而又喜悦的时刻。

 

在产房工作4年的崔志星,已经接生过600多个宝宝,尽管,她自己还没有生孩子的经验。再过几天,崔志星即将在她工作的地方生下宝宝。

 

“有点紧张,但是,我相信我的同事们。”崔志星眼含微笑。

 

神经外科-门连晓.jpg


像孩子一样的爱:神经外科护士 门连晓 27 24

 

神经外科,解决大脑神经系统疾病的科室。这里的病人,通常大脑无法控制自己的肢体活动。

 

在这个科室,除了专业的护理技能之外,首先要学会给瘫痪的病人喂饭。但给病人喂饭并不是“饭来就能张口”,也需要有相当的技术含量。

 

门连晓的诀窍是“哄着吃”,把病人当成孩子。

 

“这里的很多患者,他们的肢体不能受大脑控制,就跟小孩子一样,其实他们的心态也慢慢的像小孩子一样,很多人都回到了婴儿的那种感觉,能吃一口饭,有时候是他们的幸福,也是我们的幸福。”门连晓说。

 

这或许是门连晓一生当中最特殊的日子,不仅自己怀有6个月身孕,而且母亲患病住在这个医院的另一间病房。

 

上班时照顾病人,下班后照顾母亲,是门连晓连续半个月来的状态。在她看来,虽然这段日子十分难熬,但即将为人母,更懂父母恩。

 

在这所医院里,共有1311名护士分布在61个病区、科室中,她们大多拥有护士和妈妈的“双重身份”,在她们眼中,病人与孩子,永远是她们生命中无法割舍的牵挂。

 

在护士节和母亲节即将来临之际,谨以此文向所有护士、所有妈妈表达最崇高的敬意。


{作者:郝爱  }




责任编辑:admin
收藏
点赞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地方频道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