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山东大学第二医院泌尿外科主任医师王绍勇

时间:2017-06-20 20:09来源:家庭健康 作者:赵国妮

  胆大、敢于创新、勇于担责

  若是为王绍勇贴几个标签,记者觉得这三个最为合适:胆大、敢于创新、勇于担责。

  自1995年开始,王绍勇就把膀胱癌全切术行尿流改道作为自己的研究方向。“患了膀胱癌,本身就是一种痛苦,根治性切除膀胱自不必说,关键是患者还得长期带尿袋,而尿袋带来的后续的 ‘尴尬’和‘麻烦’会伴随患者的每一天。”而为了让患者能够减少麻烦,直至摆脱尿袋,王绍勇开始了他的大胆突破和不断尝试,他自己也说“我比较大胆”:从在临沂市肿瘤医院工作时开始,王绍勇就尝试用回盲升结肠当做储尿囊,通过阑尾流出尿液,“因为阑尾的开口小,官腔细,尿液流出缓慢,所以患者可以自己控制导尿,这样一来,患者就不用一直带着集尿袋,只需要定时导尿。”王绍勇对此很是“得意”,他自豪地对记者说:“这种可控性的尿流改道手术其实特别麻烦,牵扯的肠道比较多,对主刀医生和患者的要求都很高,但是如果患者情况适合,我就会建议患者采用此种手术方式,毕竟术后的‘可自我导尿’将带给患者很多的便利和尊严。这对于一些年纪不算大的患者,是很重要的一种诉求。虽然这种‘大胆’可能带来一些麻烦,但是为了患者更有质量的生活,这种责我愿担。”王绍勇说得很是坚决。

  王绍勇的这种创新是对原有手术方式的改良,即对Kock膀胱术的改良,Kock膀胱术也是利用肠道做储尿囊,但在流出道肠管处行缩合变窄,这样一来就不需要佩戴集尿袋,可自行导尿,但缺点也很明显,就是被缩合变窄的肠道口极容易发生狭窄,使自行导尿变得困难。而用阑尾替代缩窄的肠管则巧妙地避免了这一缺点,使自行导尿变得更为可行。就像王绍勇说的“尿流改道,绝不仅仅是改个道儿那么简单,还得改得巧妙,改得合理。”

  后来,王绍勇又尝试在腹腔镜下,应用部分肠道做储尿囊,实现膀胱的原位复建,即原位新膀胱术,就是将部分肠道作为一个储尿囊“类膀胱”,上面连接输尿管,下面连接尿道,这样可以接近正常的生理排尿状态,患者不再需要佩戴集尿袋,能跟正常人一样生活。目前已经开展的有回肠原位新膀胱术、回结肠原位新膀胱术、去带回盲升结肠原位新膀胱术三种。王绍勇骄傲地对记者说:“这才是我们一直尝试、一直创新的最终目的:创建一个接近正常的储尿新膀胱(低压、大容量、无反流),能经原尿道自然排尿、控尿。符合生理特性,而且能保证患者较高的生活质量。”

  “但是,”王绍勇随后也不无叹息:“符合原位新膀胱术的患者真的是太少了,手术适应证要求患者的尿道没有肿瘤,而且年龄不能太大,否则,一是手术耐受性不好,能不能接受长时间手术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二是尿道括约肌控制力不够,如果控制力不好就很容易发生尿失禁。”

  “所以,这项新技术开展得并不广泛,虽然我从3年前就已经在做,但符合条件的患者却真没有几个。”

  不拘泥于技术

  “所以说,最先进的技术、最新的手术方式也不一定就是那个最适合患者的。具体到每个患者,选择最适合自身情况的手术方才是最关键的。”王绍勇对记者感慨道。随后,他又将目前应用较多的几种有代表性的尿流改道方式做了一一介绍。

  最简单的手术方式

  ——输尿管皮肤造瘘术

  膀胱切除后,将输尿管直接连到腹壁上,从腹壁做一个造口,尿液从造口排出。

  此手术简单、安全、对肠道功能影响小,恢复快,但需要长期佩戴集尿器,没有储尿功能,随有随排,患者护理麻烦,而且术后漏尿、逆行感染、造口狭窄等并发症也比较多见。但随着目前造口技术的提高、造口袋的更新换代,该项手术的使用率还是比较高的,尤其适合那些预期寿命短,肿瘤有远处转移,或全身状况不能耐受其他手术的患者。

  最经典的手术方式

  ——回肠膀胱术

  膀胱切除后,用一段回肠做储尿囊,即一端连接输尿管,一端连接到腹壁,在腹壁做造口,尿液从造口排出。

  此手术方式一度被认为是尿流改道的金标准手术,它克服了输尿管皮肤造瘘术所产生的逆行感染等一系列缺点,而且有一定的储尿功能,尿液引流通畅,对上尿路的功能保持有利,较少影响解质平衡,但它也需要患者持久地佩戴集尿袋,而且也存在自身的缺点,比如会引起酸中毒等。

  最不可思议的手术方式

  ——直肠膀胱术

  利用直肠作为储尿囊,即上端连接输尿管,利用肛门括约肌控制尿液排出;而将乙状结肠通过腹壁做造口,通过造口排出大便。

  此种手术方式简单,并发症少,但需行大便改道,患者不易接受。但因为大便的收集相比尿液简单、可控,适合于预期寿命长,能耐受复杂手术,双肾功能良好,无尿路感染及肠道病变的患者。

  
乐于挑战、充满自信

  “根治性膀胱切除并尿流改道术是治疗肌层浸润性膀胱癌的金标准,但其手术步骤复杂,是外科治疗中最具挑战性的手术一。”这是记者搜到的关于此类手术的官方解释,但这个“最具挑战之一”并没有难住王绍勇,他依旧醉心于手术技术的创新与尝试,他说:“我经常看北京上海等有关方面的专家关于此类手术的介绍,并且在脑海里自行模拟手术。因为我一直在研究,并一直在做此类手术,所以只要一看他们的介绍,我就知道应该怎样来做。” 一谈到专业、谈到手术,王绍勇就“自行打鸡血”,自信满满,这也就明白为什么他的年手术量在泌尿外科排名第一了。

  谈尿流改道手术,就不得不谈一下腹腔镜微创手术的应用,这面王绍勇可是创造了好几个第一:第一次将腹腔镜技术应用于前列腺癌根治术;第一次用腹腔镜行膀胱癌根治术尿流改道;第一次泌尿外科与胸外科合作行腹腔镜微创肾肿瘤切除,同期行胸腺瘤切除术等等。而且他的“创造”和应用一直活跃:已将微创腹腔镜技术应用于泌尿外科的其他疾病,如经后腹腔途径治疗肾肿瘤、肾上腺肿瘤,前列腺癌根治术,后腹腔镜肾囊肿去顶减压术,后腹腔镜精索静脉曲张高位结扎术等。而且,可以预见,王绍勇的这种“活跃”会一直持续,这点大家从他的“各种第一”里面就可窥见一斑。(来源:《家庭健康》杂志 记者 赵国妮)



责任编辑:admin
收藏
点赞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地方频道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