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他,影响我一生

时间:2017-08-10 17:12来源:医师报 作者:张强

第一次见到孙建民教授,是在研究生面试。

当时的我有点怕他:过于严肃的面孔,近似苛刻的提问。

当时考了我一个英文单词saphenous vein,让我涨红了脸,恨不得现场挖个洞钻到地下去。

后来听说孙教授还是背地里表扬了我。我顺利通过了面试,成为他的关门弟子、最后一名研究生。那一年,他去了美国定居。

他不多的几次回国,不多的几句话,却影响了我一生。

避免说 I think

第一次见到他回国,是在科室查房。

一名师兄非常积极地在汇报患者的病史,同时滔滔不绝地作病情分析。

正当我暗暗敬佩这位师兄的时候,孙教授却打断了他的汇报。

孙教授很严肃地说:“今天正因为我是你的老师,所以能够理解你。如果是外面的专家,可能无法容忍你的表述方式。你所有的分析,都应该来自于文献和书本,应该有出处,不应该是你的认为。所以,口头禅一定要戒掉!”

原来,这位师兄在分析的时候,用了太多的口头禅“我认为……”。

后来我在美国接受专科医生训练,其中演讲技能培养特别提到要避免“I think”一词。

一次查房的旁听,改掉了我主观的临床思维模式。

环境再艰难  也要做成事

第二次见孙教授,是在另外一名师兄的研究生论文答辩会。

这名师兄非常努力和勤奋,但是限于动物实验经费,课题完成得并不理想。

师兄面对导师,诉说了各种委屈和苦水。

在答辩会休息间隙,我向孙教授请教。他对我说:“你将来可不能这样,遇到困难就找理由。做我的学生,就要在最艰难的环境里也要做成事情。没有条件就创造条件,这样才是我的学生。”

在我后来的事业中,这句话给了我无穷的力量,直到今天。

“补上你的短板”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每天睡在医院值班室,为的是能够上更多的急诊手术。最多的一夜,做了六台阑尾切除手术。

作为在读研究生的我,常常为之自豪。

但是这种自豪,很快却转为惭愧。

孙教授这次回国,是把我叫到他家里。他先表扬了我的学习态度,接下来就是批评和提醒我:“你将来要想成为一名外科大师,仅仅会做手术是远远不够的。不能把时间都花在值班做手术上,工作以后有的是机会让你练习做手术。学习手术操作不难,读研究生的时间很短,你要抓紧时间学习英语,学习查阅国际文献,学习临床科研思维,学习准确表达自己的思想,补上一个人的短板。”

这句话,最终让我成为一名具备综合素质的外科医生。

毕业后参加工作,孙老师也回到了上海定居,并从单位退休。

每年过年,我都会从杭州赶到上海拜年,听他讲过去医院和医生的故事。

后来我移居上海,见面的机会就更多了。

除了谈学术,谈事业,谈他未圆的愿望,还谈很多关于老年人的话题。

最后一次见面,是在今年的春节。

出门时他叮嘱我:“盯住目标,你一定行的。”

没想到,这是最后一别!

完成他生前未实现的愿望,也许是对他的最好告慰。

孙老师,学生在此向您鞠躬!愿您在天堂一切安好!

blob.png


责任编辑:admin
收藏
点赞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用户名: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