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酷的告知

时间:2018-06-07 13:49来源:医师报 作者:陈金伟

一天上午,一位四十多岁的男人在家人的陪同下,来我院就诊,自述上腹部出现包块两个月,疼痛一个月,加剧三天,伴食欲不振,早晨呕吐隔夜宿食。听完之后,我心中掠过一种不祥的预感。体格检查时,发现他形体消瘦,腹呈舟状,上腹剑突,下偏右可触及一约8×8cm大小的肿块,质硬,活动度差,并可触及结节。很明显,这是典型的胃癌症状和体征!但我一时不好说什么,于是开了张胃镜检查单,让他去胃镜室做胃镜检查。

当我处理完手中事,来到胃镜室时,那位患者正在接受胃镜检查。他的妻子、孩子则在门外的椅子上坐着,等着,脸上露出焦急的神情。胃镜室里,经验丰富的胃镜医生神色严峻地对我说:“是胃窦部Ca,可见周围淋巴结转移。”说罢,他打电话请正在病理科会诊的胃镜主任医师回来复查。但遣憾的是,主任医师的检查结果还是一样。 

我转脸看看患者。但见他的眼光一直在我们三位医生之间游移,最后停留在我的脸上,忐忑不安地等着我对他说些什么。见此情形,我于心不忍,于是朝他点点头,勉强笑了笑。即时,患者的表情立即松驰下来。

做完胃镜,胃镜医生埋头书写报告单。患者因腹部不适、欲呕去了卫生间。趁这空儿,我把患者家人叫到诊室,准备履行“告知”义务。但,面对势单力薄的街道工厂下岗女工,以及她那刚刚成年的儿子,一时间,我的舌头像打了结一般,半晌说不出话来。

母子俩似乎从我脸上意识到病情的严重性。患者妻子哽咽着对我说:“陈医生,您说吧,我们挺得住……”

看着患者家属已然湿润的眼睛,我咬咬牙,言词谨慎地对他们说:“你们要有思想准备,胃镜检查发现是胃窦部癌,己经到了中晚期……”话音未落,患者妻子便扑倒在诊桌上,晕了过去,患者儿子抱着母亲泪如雨下。

等患者妻子醒过来后,我安慰她:“我们小医院诊断未必完全正确,希望你们到省市级医院、北京的医院去复诊,说不定我们误诊了,所以,你们无须太担心。”说完这番话后,或者说履行完“告知”义务后,我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但随即,我便深陷“欺骗”患者家属的自责中。我知道,这是再明显不过的病例,不用复查也能确诊;我这样说,等于先给他们一线希望,但最终结果并不会有所改变。

事后,母子俩来医院告诉我,去上级医院复查结果也是胃癌。为了节省费用,患者拒绝任何治疗,三个半月后,撒手而去。

听到结果,心中不免唏嘘。也许,这是每一位基层医生在日常工作中都会遇到的两难境地和困惑,必须履行的、残酷的“告知”对于医生而言,是义务,也是“折磨”;对于患者而言,是权利,也是“灾难”。如此看来,疾病在打击患者的同时,也在打击医者那一颗善良的心。




责任编辑:admin
收藏
点赞
相关文章
  • 相差83岁的听会者

    6月21日~24日,中国医师协会呼吸医师分会年会(CACP)在贵阳召开。会场上,医师报记者看到了“最年轻参会者”和“最年长参会者”。文章刊登在《医师报》为CACP制作的《每日会讯》之后,引起参会者们的热议。 行医61年 觉得自己还是个小学生 CACP2018 “最年长参会者”崔德...

    2020-06-01
  • 小领带 新形象

    日前,在湖南省人民医院神经内科医生办公室里,举行了一场特别的“仪式”:科主任高小平教授为科室 每位男医师送上崭新的领带,并亲自为医生打上领结。 高小平教授从医三十年,本身就是一位十分注重仪表的专家,这么多年来都习惯门诊或查房时,在白大褂 里着衬衫...

    2020-05-07
  • 2医院5科室爱心接力

    “母子平安,娩出一名健康男婴,2.9Kg。”1月17日,听到新生男婴响亮的哭声,武汉协和医院心外科董念国教授团队和护士长李燕君护理团队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疲惫的脸上终于绽放出幸福的微笑。孩子爷爷紧紧拉着董教授的手,不住口地说着:“谢谢!谢谢!” 故事得...

    2020-04-14
  • 老英雄笑了

    图片故事 一位罹患贲门癌多年的老先生,曾先后参加过两年解放战争,两年抗美援朝和一年剿匪。入院后,他偷偷写了一张字条给我,希望可以帮他结束痛苦不堪的生命。上午大查房时,我和他以及老伴聊了一会儿。他向我展示了从《大河报》上抄录的关于安宁疗护的定义和...

    2019-10-10
  • 悲喜剧情转换

    2018年7月21日,我带着女儿重返曾经生活和工作过的新疆和田,参加努尔艾力的婚礼。一个以悲剧开始的故事终于有了一个完美的结局,我想,再往后都将是喜剧的续集。 7年前,15岁的努尔艾力开始莫名其妙地流鼻血,并总感到疲惫无力,我的同事黄达永医生当时正在新疆和...

    2019-07-25
发表评论
用户名: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