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以判决结果论医师成败

时间:2014-10-30 18:02来源:医师报 作者:聂学

作为医师执业多年后改行法律工作的前医师、现律师,笔者处理了多起医疗纠纷。纠纷处理过程中,对于患方的悲痛悲愤感同身受,对于医方的心酸无奈也深有体会。

基于多年在医疗纠纷处理一线的经验,笔者发现相当数量的纠纷并非医务人员不负责任所导致,相反,医疗鉴定所指出的问题多为现有医疗资源超负荷运转所造成的客观不足,如病历书写不规范、告知不充分等。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医疗纠纷在当前乃至可以预见的将来,仍然会是医生职业生涯中难以避免的伤与痛。

报告上级同时积极治疗

患者发生不良后果如并发症、伴发症、药物不良反应、非预期手术乃至非预期的死亡时,发现医生应当第一时间报告上级医师、科室领导,同时积极采取一切措施消除或者缩小损害后果。

面对预期之外的损害后果,医生应当采取的措施包括积极救治,科室内部会诊、多科室乃至全院会诊,甚至必要时请上级医院会诊、转院等。在非预期的损害出现时,个人的荣辱得失、面子微不足道,对患者的全力救治是第一位的。在消除、缩小损害后果的战斗中,一己之力也是微不足道的,因此,应第一时间动员全院的力量乃至全行业的力量来争取最好的结果。

收集和准备医疗纠纷证据

不良后果发生后,医生在救治患者、报告医院的同时,还应当配合医院、患方做好下列工作:病历资料的书写、保管、复制和封存;可疑物品的封存与检验;尸体检查;收集医学书籍、文献资料等。

实践中,因患方对病历真实性的异议,导致鉴定不能,而推定医疗机构承担全部责任的判决时有发生。鉴于病历不完整或者复印封存病历不完整,不仅影响到对诊疗过程的还原,还可能直接导致医疗机构承担败诉后果,故及时书写病历、全面收集病历、规范封存病历、规范复印病历的重要性是毋庸置疑的。

在诉讼程序中,除了病历资料外,相关的物证亦有重要的作用,如可疑药物、容器、器械等物品。因此,在疑似输液、输血、注射、药物等引起不良后果时,医患双方应当共同对现场实物进行封存。对于需要检验的,由双方共同商定或由卫生行政部门指定检验机构进行检验。对于疑似输血引起不良后果的,医疗机构还应当通知提供该血液的采供血机构派员到场。一旦认定不良后果是由于器械或者药品等第三方原因导致,对于医疗机构或者医生个人,毫无疑问都会有洗净冤屈、终得清白的感觉。

此外,对于医患双方封存的任何材料,医生均不得单方启封。实践中发生过医生认为自己问心无愧而单方启封封存材料,最终导致不利判决的事件。

实践中也经常发生医方告知尸检权利,患方拒绝签字,法庭认定医方举证不能的情况。对此,笔者认为,医方完全可以在死亡医学证明书上告知患方尸检权利,既避免了伤害患方感情,也从根本上避免了未告知尸检权利的法律责任。

更为重要的是,每一起医疗纠纷的发生,均是医生对该种疾病及其并发症等彻底搞清楚的契机。围绕不良后果发生发展救治的医学书籍、文献报道,不仅有助于医生加深认识,也有助于鉴定机构和法官查清事实,分清责任,故其重要性同样毋庸置疑。

配合律师出庭应诉或者进行鉴定

由于一线的医务人员是诊疗过程的亲历者,且掌握专业知识,故应当积极配合律师进行诉讼、鉴定等工作,以方便法庭查清事实,分清责任。

不以个人名义与患方达成调解

医疗纠纷发生后,部分医生为了尽快解决纠纷,往往私下与患方达成调解,并向患方支付赔偿。这种解决方式简便快捷,但是医生一定要注意的是,医生出面协调达成的赔偿,不管赔偿金额多少,协议双方只能是医院和患方,即医生只能是代表医院进行协调,而不是个人作为赔偿主体。法律明确规定了医疗损害责任的承担者是医疗机构,不是医生个人。故医生个人与患方达成的赔偿协议,不但不能免除医院的赔偿责任,还可能成为患方的证据,导致医疗机构在诉讼中承担败诉责任。

摆正心态  正确面对

常言道,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作为高风险行业且工作对象为人体的医生,职业生涯中难免发生医疗纠纷或者诉讼。发生纠纷不可怕,可怕的是没能正确应对。因此,医生在面对患者时,除配合患方复印封存病历等资料外;还应尽量避免矛盾激化,牢记好汉不吃眼前亏,三十六计,走为上计;甚至必要时给自己放假,适当回避。而在面对医院和医院律师时,则应坦诚相见,不要吞吞吐吐,更不要试图遮掩,以避免被动不利局面。

此外,加强法律意识,认识律师工作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把小我置于波澜壮阔的时代背景下,正确面对判决结果,坦然面对不那么公正的判决,不以判决结果论律师成败,不以判决结果论医生成败,都是现阶段中国医生应当具有的认识。

blob.png


责任编辑:admin
收藏
点赞
相关文章
  • 抗击新冠 医院接受社会捐赠七大要点

    目前,新冠肺炎疫情的防控已经进入了关键时期,各医疗机构都积极参与到防控工作中来,取得了一定效果和成绩。但在防控过程中,一些医疗机构也遇到了关于捐赠的相关问题,北京华卫律师事务所刘凯律师整理了有关问题并进行了统一解答,供医疗机构参考。 接受捐赠时...

    2020-03-05
  • 患者权利和义务不容忽视

    律师观点 近年来不断出现的患者及家属闹医或霸院的案例一直难以得到控制,一方面反映医疗工作和服务质量不足的因素,另一方面也反映我国目前对患者权利和义务的立法与宣传不足;更反映行政执法缺乏依据,难以执法,以及该违法行为未成为社会一致遣责的对象,几乎...

    2019-04-04
  • 认知障碍老人的权利

    医学伦理专栏 案例介绍 84岁的程女士,因“记忆力下降5年,睡眠差、情绪不稳2月”入院。既往4年膝骨关节病病史,需要借助拐杖或助步器。住院治疗明确诊断:阿尔兹海默病(轻度),经治疗睡眠改善。但最近程某情绪低落、心情比较差,主要是基于以下几个事件:老伴过世...

    2019-04-04
  • 大夫:我要从三层跳!

    北京积水潭医院医患办主任 陈伟 《医师报》融媒体记者 宋晶 见习记者 尹晗 随着医学技术的飞速发展,患者的期望值也日益增加。患者对医学知识的缺乏和对健康生活的渴求,导致患者前往医院诊治疾病时往往会存在期望值过高的情况。所以,现在我们常常对医务人员说,...

    2019-02-21
  • 心理咨询行业存监管空白有待完善

    美国心理学家卡尔纳对心理咨询的定义是:心理咨询是指一种专门向他人提供帮助与寻求这种帮助的人们之间的关系。近年来,心理咨询越来越独立于卫生系统内部的心理治疗。 目前,我国并没有专门的行业法对心理咨询这一行业做出约束,心理咨询师入门门槛低,市场不规...

    2018-08-09
发表评论
用户名: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