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师报

— 医师报官方网站 —
— 中国医师协会唯一报纸 —

医师报

— 医师报官方网站 —
— 中国医师协会唯一报纸 —

深度报道
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深度报道/详情

杨剑:新技术需要掌握在更多的人手里

时间:2023-11-15 14:34:32来源:医师报作者:刘爽 宋箐

医师报讯 (通讯员 刘爽 融媒体记者 宋箐)这个值得心脏外科发展史大书特书的日子,在没有注意到它之前,很多人当时只当那是普通的一天。

2002年4月16日,一项改变心脏介入诊疗历史的新技术——经导管主动脉瓣置换术(TAVR)在法国成功完成全球首例手术。这时的空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心血管外科杨剑教授正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军医大学(现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军医大学)攻读心血管外科博士学位,距离他带领团队开展西京医院院内首例TAVR手术(也是我国西北地区首例)还有14年。那时的他还不知道,他即将在TAVR手术上倾注大量的精力和心血,在7年间带领团队实现TAVR累计手术量破1000例。

杨剑(右)和团队开展TAVR手术

如今,已在心血管外科领域深耕多年的杨剑,对《医师报》记者讲述了他与TAVR手术背后那些令人激情澎湃的故事,本文记者试图把它们呈现出来,让大家更加清楚地看到他与TAVR手术一起成长的故事脉络。

序幕丨一种充满想象力的治疗方式

青葱少年时的杨剑是什么样的?“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形容就很是贴切,年少的杨剑总是主动走向挑战。

1993年,怀揣着医学梦的杨剑进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军医大学学习,他最终选择心血管外科的理由是:“那时心血管外科很有挑战性,被称为‘外科中的皇冠’,于是便成了我的首选”。

面对导师打的“心血管外科很累很苦、怕困难就别来了”的预防针,杨剑没有犹豫,他感受到蕴藏在身体内的那股子冲劲,坚定地要挑战自己。

沉淀11年后,也就是2004年,博士毕业的杨剑又踏上了出国深造之路,而这次去德国参观学习的经历,将是他从医之路的一个巨大转折点。

彼时的中国,心血管外科正处于快速发展的上升期,但与国际先进水平尚有不小差距。以常见的主动脉瓣狭窄为例,仅有外科手术一种选择,需开胸治疗,有的患者身体情况不佳,做外科瓣膜置换术的风险极大,这严重制约了学科的发展和疾病治疗效果。

国外都有哪些治疗手段,发展到什么水平了?带着好奇和疑问,意气风发的杨剑在当时世界上最大的两个心脏中心——柏林洪堡大学夏洛特医学院和德国柏林心脏中心开始了孜孜不倦的学习。两年时间里,他观摩了多台手术,在心脏移植、冠脉搭桥、瓣膜置换等多种高精尖手术中学习手术技巧,不断提升。也是在这个时候,TAVR手术吸引了他的注意。

只需要一根细细的导管,就能完成替换损坏主动脉瓣的复杂操作。彼时TAVR手术刚刚在欧洲起步,短暂的观摩后,杨剑被深深吸引和震撼到了:瓣膜病是心血管外科疾病中很大一部分,当时很少人能想到换心脏瓣膜还能不开胸做,如此的革命性技术肯定会有很大发展空间。

从德国归来,开展TAVR手术的想法在杨剑心中悄然萌芽。

“既然先天性心脏病、大血管疾病都可以微创治疗,那瓣膜疾病一定也能开展微创。微创是趋势,患者有这方面的需求,也是我一生努力的方向。”雄心勃勃的杨剑摩拳擦掌,决心干出一片新天地!

开端丨在布满未知困难的领域里披荆斩棘

到这里,开展TAVR手术计划要是直接成功了,就是“爽文剧本”了。很明显,杨剑拿到的是“升级流剧本”,需要克服重重困难,才能攀登到顶峰。

尽管有科室领导的支持,但几乎为零的基础和尚无可以使用的TAVR手术器械的现实,让杨剑的计划陷入困境,只能独自于茫茫无垠中摸索前行。

接触到早期的瓣膜原型设计后,杨剑在2007年着手申请课题,在陕西省重大专项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支持下,杨剑联合企业自行设计瓣膜,并开始了动物实验和模拟测试。然而,动物实验效果不理想,加之临床工作太过繁重,TAVR手术研究不得不暂时搁置,但杨剑明白,他早晚还会重拾这项极具前景的技术。

2012年,机缘巧合之下,杨剑得以前往世界心血管外科的圣殿——克利夫兰心脏中心学习TAVR技术。每天在手术走廊里四处穿梭,两侧墙面上名人画像旁的“全世界最伟大的心脏医生”让在这里学习的每一位医师都充满自豪感和使命感。

克利夫兰心脏中心开展TAVR手术时内外科医生相互配合,互相备台的做法让杨剑深受启发。每台TAVR手术时,手术间内都被四五十位观摩医生挤得水泄不通,“这说明不是我一个人在关注,全世界都在关注,TAVR必须尽快搞起来,要快点,再快一点,更快一点!”

仅学习国外先进经验还不够,中国心血管病患者有自己的特点,了解国内TAVR手术开展的情况同样重要。2010年10月3日,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葛均波院士将这项新技术引入中国,完成了TAVR在中国大陆地区的首次临床应用。[1] 2011年5月,海军军医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上海长海医院)景在平教授又在国外团队协助下率先开展了全球主流、我国首例球扩式心脏主动脉瓣腔内微创置换术。[2] 一粒粒“星火”划破长夜,点亮了中国主动脉瓣病变介入诊疗的时代新篇。

紧跟国内TAVR发展前沿,杨剑经常前往北京、上海获取一手信息,平日里也坚持从事与瓣膜置换相关的手术,进行技术储备,做好铺垫,静待机会的到来。

发展丨且去踏平崎岖坎坷

在无数的障碍、挫折和失败面前,唯一的解决方法就是坚持。

与TAVR手术的故事能有后续,靠的就是杨剑的坚持。时间来到2016年,时机已然成熟。杨剑的一位好友将罹患主动脉瓣狭窄的亲戚推荐到西京医院心血管外科,经过内外科讨论,双方共同合作为其顺利实施了医院第一例,亦是西北首例TAVR手术。西京医院也给予了充分支持,多达四五十位专家参与其中,全程保驾护航,这也迎来了杨剑全身心投入到TAVR手术的第一份收获。

一旦开头了,发展就要开始加速了。此后,西京医院每年的TAVR手术例数呈指数级上升。不久前,杨剑团队已经完成了第1000例TAVR。从0到1000,是团队的快速成长,也是积攒经验提升技术的黄金时期。

“从第1例到如今的第1000例,没有患者是因为瓣膜衰败而不得不再干预,或是出现并发症,这也证明了瓣膜及TAVR技术本身不存在问题。我们打算开始随访TAVR患者,在世界心脏病日举办病友交流会,把第1例、第10例、第100例、第1000例患者都请来分享感受。”

在杨剑看来,保障TAVR手术取得成功的关键首先在于团队。超声、麻醉、体外循环、内科、影像、护理、康复评估、3D打印、ICU等需齐心合力,才能保障手术正常运行。

而手术之外,医师要不断总结经验,从理论到实践到反馈,再回到理论,充分理解和认识手术。杨剑团队近年来保持超高产量学术产出,发表了多篇权威论文,并就团队经验编写书籍,对手术案例定期复盘,不断总结提高。

“我们不光自己要做,更需多与国内外同行交流,谁做得好就请来分享。TAVR手术不光靠个人能力,影像评估十分重要而客观,往往是在患者上手术台前,一半以上的工作就已经完成了,这是西京特色之一。”

高潮丨运筹帷幄之中 决胜二三维之间

作为西北最大和全国知名的治疗中心,西京医院心血管外科在长期实践中形成了自己的特点,杨剑自豪地把其概括为“12345”。

“1”是一个强大的团队;“2”是指两种路径为主,经股动脉入路和经心尖入路等多种路径均可开展;“3”即3D打印技术的应用;“4”是人体心脏的4个瓣膜疾病介入治疗都能在中心实施,治疗范围广;“5”指4个瓣膜疾病之外,瓣周漏封堵是中心另一种特色技术。

身为心血管3D打印技术领域的佼佼者,杨剑介绍道,3D打印技术应用已经成为了一股席卷全球的热潮,它是结合了影像学、材料学及各种力学的热门技术,当其从骨科、整形外科等转移应用到心脏时,就面临着诸多挑战。

心脏各部分软硬程度不同,如何选择合适的打印材料?如何才能反映出1:1的真实结构且丝毫不差?打印出来心脏模型如何使用?这些涉及结构性能力、邵氏模量、拉力测试、材料折射率等多学科专业知识,杨剑和工科团队紧密合作,逐个攻破难题,实现了心脏全彩、多材料打印,积累了丰富经验。

“在屏幕上看水杯,只明白它是水杯,但碰到实体水杯时,你可以发现更多细节,比如水杯厚度,杯把结构等等。”3D技术与手术结合,当心脏从影像学二维结构变成立体可触的精准化、个性化实物,其良好的展示效果凸显无疑。医师可术前模拟和规划手术,做好应急预案,在术中游刃有余,运筹帷幄。

“我们科室是全国最早把3D打印技术应用到结构性心脏病的中心,目前已经陆续推广到上百家医院,相关书籍也已出版了6部,真正形成了西京特色。如何应用3D打印挑战疑难性病例,实现新技术、新材料的突破,未来任重而道远。”

转场丨在新技术浪潮的舞台上大展身手

伟业初成,这一旅程尚未结束。

在杨剑的带领下,团队已跻身国内结构性心脏病诊疗头部队伍。在保持自身发展势头的同时,杨剑也在思考着国内TAVR技术的推动之法。

“尽管目前国内TAVR势头发展很猛,但手术量远小于实际需接受治疗的患者数量。几百家中心都在起步,经验不足,自律与规范显得尤为重要。要把经验传递给更多医师,培养成熟的手术医生,方能帮助更多患者。”

同质化、标准化的治疗对病患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杨剑指出,要在业内形成专家共识,对可以开展TAVR手术的中心施行资格认证,贯彻规范化治疗。此外,要加强宣传,让更多患者了解疾病和新技术,改变年龄大了不能做手术等落后观念,让患者理解新技术对改善病情的帮助,并通过学术交流来更新医师观念。

“结构性心脏病是心血管疾病领域的热点,如今技术推广让很多地市级乃至县级医院都在绞尽脑汁学习,医疗系统的毛细血管网络部分正在发光发热。新技术绝不能封闭,不能只掌握在少部分人手里!”

从医这么多年,杨剑一直坚信技术的力量,在新技术面前选择迎接挑战,选择拥抱它。回看医学发展史,无数次的技术引领、飞跃与迭代,均回应着一个最初的出发点:为了患者!“患者的追求是我们努力的根本目标。”为了向患者提供精准化、个性化的优质医疗服务,杨剑一直鞭策自己精益求精,力求每一个细节都做到完美,不满足于当前状态,做更多的创新工作。

“新时代为我们提供了可以大展身手的舞台,我们没有理由不去好好利用新技术,去实现毕生追求的奋斗目标!”关于杨剑与TAVR技术,与更多新技术的故事,仍在继续。


[1]https://www.cn-healthcare.com/articlewm/20221218/content-1485600.html

[2]https://wenhui.whb.cn/third/baidu/201905/18/263600.html


责任编辑:许奉彦
本文为医师报原创文章,禁止任何机构和个人私自转载或引用,如需转载,请联系授权(微信号:DAYI2006;邮箱:yishibao2017@163.com) 如未经允许转载或使用,本报将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