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师报

— 医师报官方网站 —
— 中国医师协会唯一报纸 —

医师报

— 医师报官方网站 —
— 中国医师协会唯一报纸 —

热点追踪
当前位置:首页/ 维权/热点追踪/详情

江苏伤医嫌犯被提起公诉

时间:2017-07-18 20:25:52来源:未知作者:见习记者 姬诗文

4月28日,鼓楼区人民检察院对被告人赵连生在江苏省人民医院抢劫伤害医生一案,向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办案机关查明的事实如何?为何以抢劫罪对被告人赵连生提起公诉? 


案例回放

贫穷面前  竟携假红包威胁敲诈勒索

经依法审查查明,被告人赵连生(男,30岁)系外地无业人员,来南京后产生了以送“红包”进而威胁举报的方式敲诈勒索医生的想法。今年2月15日下午,赵连生在江苏省人民医院踩点时选择该院肝脏外科副主任孙倍成为作案目标,谎称自己的亲人需住院,和孙医生约定次日上午见面。

2月16上午8时30分许,赵连生携带事先准备的假“红包”和匕首进入被害人孙倍成的办公室后将门反锁,拿出“红包”送给孙倍成,遭孙当场拒绝。赵连生见状,便掏出匕首进行威胁,要求孙交出财物。孙倍成不从,握住赵连生持刀的手大声呼救,两人遂纠缠扭打在一起。在纠缠搏斗过程中,孙倍成左大腿内侧被刀刺伤、牙槽骨骨折(经鉴定,孙倍成的两处伤情均构成轻伤二级)。后被告人赵连生被闻声撞门进入的群众当场抓获。

当日上午8时47分许,民警接到报警称江苏省人民医院有人伤害医生,遂出警至现场将犯罪嫌疑人赵连生依法传唤至派出所接受讯问。

2月18日,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检察院以犯罪嫌疑人赵连生涉嫌抢劫罪批准逮捕,同日由南京市公安局鼓楼分局执行逮捕。

3月17日,南京市公安局鼓楼分局以赵连生涉嫌抢劫罪向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

4月28日,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检察院对赵连生抢劫一案向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blob.png


案例分析

欲盖弥彰  谎称号贩子实则为入室抢劫

案发当天,赵连生曾称自己因医生妨害其帮人挂号收取好处费的“生意”,出于报复才实施了伤害。随着侦查深入,办案机关发现赵连生供述与事实不符,赵连生也改变供述。

据知情人士向本报记者透漏, 赵连生在经过警方的重重询问才吐露实情,他谎称自己是号贩子,编造出因被医生批评而报复医生的故事,其目的是为了减轻惩罚。因为如果是号贩子报复医生,即按故意伤害罪处理,而故意伤害罪处罚轻重主要看后果,如果只是轻伤可能会被判三年。但实际上他是一名无业人员,因为缺钱,所以敲诈医生,为的是掩盖其入室抢劫的真实目的,因为入室抢劫一般至少判十年。

检方认为,赵连生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意图以送“红包”的方式勒索被害人财物,在“红包”被拒收、勒索不成后,持刀威胁被害人交出财物,其行为已转化为当场使用暴力抢劫他人财物,符合抢劫罪的行为特征。

“其实这起事件与陷害无关,是一项普通的抢劫犯罪,全国此类犯罪的数量一年可达到数十万,发生在谁身上都不奇怪。现在的医生普遍被社会认为是经济基础比较好的群体,被抢劫并不能说明医生‘好欺负’。”相关人士对此表示。

为准确查明案件事实,鼓楼区人民检察院在省市两级检察机关的指导下,会同公安机关开展了大量调查工作,对赵连生的成长经历、生活习惯、收入来源、人际关系及作案前的准备活动进行深入调查,全面收集了证据。被告人赵连生实施抢劫的主观意图得到其他证据的佐证,因此,检察机关以抢劫罪对被告人赵连生提起公诉。


微信图片_20170714111644.jpg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相关文章推荐
  • new五四青年节特辑 | 月经紊乱有“四乱”背后病因不简单,专家说:月经紊乱需诊治

    《医师报》:我们和妇科内分泌专家、生殖领域专家、妇科肿瘤专家聊了聊

    2024-05-04
  • 03-022021

    首批临床医学研究中心公布 代表福建省临床研究最高水平

    日前,福建省首批临床医学研究中心公布,厦门大学附属心血管病医院(厦门市心脏中心,简称厦心)获批。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代表了福建省临床研究的最高水平,厦心作为福建省唯一的心血管病专科医院,区域疑难复杂重症心血管疾病诊疗中心的作用不断凸显,尤其自2019年6月从湖滨南整体搬迁至五缘湾后,诊疗辐射范围、服务能力及服务质量都有了质的飞跃,70%以上的患者来自厦门市外。 技术引领,填补全国亚太多项空白 成立以来,该院着力打造国际化救心团队,心内科是福建省唯一的心血管内科国家临床重点专科,年 手术量和复杂程度位居全省首位

  • 05-162019

    纠纷升级有征兆 早做预案尤重要

    李宝华医生用生命换来的警示

  • 03-072019

    试管婴儿八胞胎 道德伦理被违背

    广州一富商久婚不孕,借助试管婴儿技术孕育的8个胚胎竟然全部成功,大喜望外的富商夫妇找来两位代孕妈妈,再加上自身共3个子宫采取“2+3+3”怀孕。并于当年九、十月份,前后一个月的时间内先后生下4男4女八胞胎。医学伦理专家董玉整认为,“八胞胎”案例是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被滥用的例子。